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2014年的中国不是1914年的德国国内国际国际时讯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8:07:10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专家:2014年的中国不是1914年的德国 国内国际 - 国际时讯 - 资讯生活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一战是20世纪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这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深刻地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改变了原有国际格局和大国秩序。

一战结束后,“日不落帝国”将世界头号强国的地位让给了崛起的美利坚;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沙皇俄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随着大战结束分崩离析。

一战的硝烟散去已久,但如今西方国家一些人却以纪念、研究为名,对照当今国际体系进入深刻调整变化的现实,提出“一战重演论”、“欧亚相似论”、“中德相似论”等议题,并宣称“中美必有一战”。

其实,如果我们深入对照一战国际格局和当今世界秩序,就不难发现宣扬“中国威胁论”的西方政治家缺乏的是起码的历史常识,那种意在让其他国家对中国的和平发展产生恐慌和疑虑的言论,值得我们警惕。

一战爆发有其历史必然性,如果以此比照当今大国间的摩擦,就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

从表面上看,奥匈帝国皇储被刺事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但当时深刻复杂的地缘政治矛盾和战略利益纠葛才是导致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如果从历史唯物主义角度审视战争的起源,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有其历史必然性。

首先,从地缘政治格局视角分析,欧洲版图在双方的战争规划中是交战主战场。作为引燃战火的巴尔干半岛地处欧、亚、非三大洲交汇处,既控制着地中海和黑海的

门户,也控制着通往印度洋的航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走向衰落,巴尔干半岛成为当时欧洲列强瓜分海外殖民地、遏制对手的重要跳板。但

是,英德之间、英法之间在欧洲地区的其他摩擦以及在海外殖民地的争夺早已日趋激烈。不难看出,同盟国和协约国争夺的不仅仅是欧洲某一个区域,而是谋求整个

欧洲乃至世界殖民地归属的主导权。因此,战争爆发是必然的。

其次,欧洲列强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是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主要原因。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世界发展格局来看,欧洲主要列强正处于资本主义

经济发展的上升期,此时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殖民地基本上已被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瓜分完毕。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在世界总面积达6500万平方公里

的殖民地中,英国独占3350万平方公里;俄、法两国分别占有1740万平方公里和1060万平方公里。三国占据的殖民地面积占到全球总量的95%。

这一时期,资本主义世界正向垄断时期过渡,各国发展的不平衡加剧了欧洲列强的相互争夺。特别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给德国的资本扩张和工业腾飞创造了无限的上升

空间,使其在1914年工业生产总值的世界占比增至16%,跃居世界第二,欧洲第一。新兴的德意志帝国商人们强烈要求德国军队开拓“阳光下的地盘”,为德

国的工业发展输送更多殖民地的“养分”。因此,战争成为两大帝国主义集团获取战略资源的最终手段。

最后,一战时,国际战略格局由帝国主义操控,争夺世界霸权和改变国际秩序只能通过战争手段实现。19世纪以后,欧洲列强统治和影响着世界上的广大地区,从

而形成了以欧洲为中心的国际战略格局,这一格局的特点是几个大国都想通过争夺欧洲和世界的霸权来控制更多的殖民地。在这一时期,维持欧洲战略力量平衡的国

际秩序并没有建立起来,战争和相对的联合成为欧洲秩序重新排列组合的唯一选择。因此,不同利益国家或国家集团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时,战争就不可避免了。

如今的中美关系,中美之间的一些矛盾冲突与一战时期英德之间的矛盾有着本质不同

首先,冷战后的美国国际外交战略是根植于美国现代国际安全模式理论——“民主和平论”之上。这一理论最早由德国哲学家康德在《永久和平》一书中提出,其基

本内容是:从国际关系的历史和现实两方面来看,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之间从不(或很少)发生战争,民主国家之间即使发生冲突,不会倾向于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

威胁;而专制国家之间以及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之间较为容易发生冲突,且更倾向于动用武力解决。因此,让专制国家“民主化”就成为解决国际冲突实现世界和平

的最佳手段。

分析这一理论所奉行的核心价值观我们不难看出,西方国家一些人把一切不符合西方民主制度和价值取向的国家和集团均列入“专制”行列,而在解决矛盾的手段选择上,更倾向于建立一套联盟体系下的国际干预机制,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采取经济制裁或单边行动。

其次,一战中英德之间的利益诉求和矛盾与中美之间的矛盾诉求并不相同。英德之间存在的矛盾不仅是针对殖民地争夺的问题,同时也是争当欧洲霸主,实现控制世

界主导权的问题。在一战前期,德意志帝国从长期分裂中走向统一,急速膨胀的国力使德国迫切需要适应国力发展的资源掠夺地和产品倾销地,与之相伴的是,德国

军国主义对于问鼎世界霸权的野心,唯一的障碍就是当时控制大量殖民地的英法等国,从这个意义上讲,大战亦不可避免。

反观中国,中华民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之后浴火重生,和平共处和快速发展是中华民族的集体诉求。同时,中国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在冷战结束后呈现出多极化

倾向,由美国一极主导的世界格局正在演变为一极主导多元并存的局面,在贸易全球化和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经济上的联系更为紧密,

利益诉求相互关联,发展中的大国在责任分担和利益共享的环境下与霸权国之间既有矛盾也有共同利益的基础,一旦爆发战争将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

中美之间在当下国际环境中走向全面世界大战的几率微乎其微。

最后,中国周边的地缘环境和一战时期的地缘战略格局也不相同。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中国老一代领导人一直坚持“与邻为伴、与邻为善”和“和平共处

五项原则”的基本准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加强了与周边国家的政治、经济、外交等多方面联系,中国与周边国家在整个亚太地缘结构中并不是争夺而是互补的关

系,只要中国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上合理合法,在解决与周边国家矛盾中争取大多数,就完全不必通过战争解决问题。

成都特氟龙高温胶布

长春无线脉冲

陕西商用切菜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