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仍需高投资只不过是在新领域

发布时间:2021-02-22 15:41:18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中国仍需高投资 只不过是在新领域

结构性就业难题未破、政府开支削减影响经济增长、富人阶级抵制缴税、能源系统转型迟迟无法到位和府院僵局,这一切,都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杰佛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视做美国经济无法实现超快速复苏的“结构性难题”。  “在现实中,政府正在缩水,而且在未来2~3年内,也不会发展任何主要的政府支持项目,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角度,他要阻止美国政府大幅缩水,但是他也不会有能力实施任何有重大经济意义的新政策。”萨克斯7月23日在京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谈道,“其原因在于,首先,现在美国没有一个政府,有的是一个分裂的系统。总统可以宣布他想要做的任何事情,但是国会是不会通过的。这意味着总统没有能力迫使国会接受任何项目。”  在中国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方面,萨克斯表示,他在中国问题上一直都持乐观态度,但是他的见解同目前美国对于中国应该以拉动内需为导向的经济转型的看法不同,他认为中国“如果希望达到可持续发展环境的状态,还是需要很多在物质资本、基础建设以及人力资本等方面的投资。因此我希望看到中国维持在高投资的轨迹上,伴随着更高效的投资,以及对于环境可持续发展更多地关注”。  萨克斯为拉丁美洲、东欧、苏联、亚洲和非洲多个国家的政府做过经济顾问,曾提出具有争议的“休克疗法”,亦被普遍认为是当代国际经济问题的权威。  政治僵局仍拖美国经济后腿  第一财经日报: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预测,美国经济在今年的增速将从去年的2.2%放缓至1.7%,然受益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楼市复苏,美国的经济增长在明年将提速。你怎么看待美国经济复苏之路?  萨克斯:目前的证据显示美国经济将继续温和增长,我想这是我在最好情况下的一个猜测了。在房地产方面,消费者支出等指标都出现一些复苏,因此我不认为美国经济会出现短期内的危机,但是我也不认为会出现超快速的经济复苏,因为美国经济现在还存在许多结构性难题。  这些结构性难题包括:首先,在劳动力市场上,许多工人不具备急需的技艺,即便他们就业,在工资方面他们得到的是很低的工资收入;在税收方面,富人阶级持续拒绝缴税,这意味着政府将持续缩水,这也构成了一个主要问题,即意味着我们无法对所需要的新基础建设进行投资;此外在政策方面也存在着阻碍,尚且无法向后碳能源系统(Post-Carbon Energy System)实现转型。这些都是目前美国存在的主要结构问题,而美国国会和总统之间,在所有问题上意见相左,上述问题在没有解决方式的情况下持续存在。  日报:根据美国财政部测算,债务上限预计可以坚持到今年11月,同时美国在9月即将为2014年财年预算投票,针对此项预算案博弈可能会成为接下来的重点。你认为两党可以达成共识么?预算博弈,将对美国经济构成何种损害?  萨克斯:我觉得他们会(达成协议)的。我不觉得预算博弈会成为一个新的危机之源,不过我觉得到了那时,这件事情的确将热度很高:届时将距众议院的新选举还剩一年时间,而1/3的参议员也将改选,因此会出现很多党派斗争。  目前,美国已经在大量削减预算的轨道上了,方式则是大量挤压政府项目,造成美国在基础建设等方面都没有真正的政府投资。  不过,我觉得不会出现大的预算危机,这就是政治。两党任何一方都不会让政治走向真正危机,因此我期待他们达成协议。  日报:你提到美国目前没有真正的政府投资,然根据我的记忆,民主党在执政中,已经宣布了大量计划项目。  萨克斯:没错。然民主党政府项目在实际操作中是不存在的,在现实中,政府正在缩水,而且在未来2~3年内,也不会发展任何主要的政府支持项目,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角度,他要阻止美国政府大幅缩水,但是他也不会有能力实施任何有重大经济意义的新政策。  其原因在于,首先,现在美国没有一个政府,有的是一个分裂的系统。总统可以宣布他想要做的任何事情,但是国会是不会通过的。这意味着总统没有能力迫使国会接受任何项目。  其次,你不应被总统演讲所误导,因为总统只有在能够说服国会的情况下才是强有力的,但是这位总统在当下这个阶段,将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他已经在他任期的第二阶段,在众议院没有多数党派,整个美国则平均地分成两派:一派支持他,一派反对他。在这些政治之中,美国的系统目前运转不是太灵通。  日报:有趣的一点是,美国近年来,不少为了治理州赤字发展经济的美国州长率队访华希望得到中国投资,而且访华次数非常频繁。  萨克斯:这是很有趣的一点:在美国的州一级层面上,目前政治已经发生了一些转变,但是在国家层面上的政治还是在僵局之中。  中国应坚持新领域的高投资  日报:你如何看待中国在经济放缓情况下,中国政府所坚持的结构性改革?在各种改革讨论之声中,最近中国舆情又提及你当年所实施的“休克疗法”,对此你有何建议?  萨克斯:我希望中国不会出现严格的紧缩政策,明显在信贷方面放缓或者在政府支持投资方面投入的降低,我觉得那将是一个错误:我相信中国经济将在一个较好的速率上持续增长,而且也应该在此方面得到支持。  不过我想现在有一个普遍的看法是,中国处于新的发展阶段,将需要侧重于新形式的投资,例如在污染控制、新的能源系统、可持续的城镇化进程等方面,因此对中国的正确评估应该是,那种自1978年起由于重工业化所带动的经济,已经进入了新时代,并将更着重于对投资质量的重视,即在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拥有更清洁的水和空气以及城镇化战略等方面的重视。  这种改变,具有复杂的议程,会将中国带向一个新方向,我不觉得这些政策能突然被执行,但是同时我不觉得中国经济需要任何夸张的放缓或刹车,我也不认为经济过热是个根本性的问题,而一个夸张的经济放缓将是个错误。  日报:在你看来,中国经济转型所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萨克斯:目前中国的地方层面官员,在得到嘉奖方面主要是以一些经济指标为依据,而不是以例如空气污染程度、清洁水供给等方式来评判功绩的。因而我觉得,在中国所使用的这些指标应该被改变,因为这个系统很大程度上就是基于地方官员的政绩,但是地方官员也是在一定的激励机制内运行的。需有意识地加以构建新的激励机制,例如其中包括对于能源行业新的计划以及污染控制。届时,这将扭转局面,制造不同,例如这一指导思想将被包含在预算、税收政策、决策机制以及金融市场上对银行的指示等方面。历史可以证明,中国可以很快地以一个大规模的方式,向新的方向转向。  与此同时,我一直对中国非常乐观,因为自我32年之前首次访问中国,中国就一直在正确的战略上。我觉得中国在技术层面的能力,例如在制造业和创造力方面的能力都非常强,因而中国存在巨大潜力。目前中国面对的国际挑战是,美国和欧洲经济增长缓慢,而且变得越来越贸易保护主义,因此中国在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的同时,还要积极延伸出口贸易,但是中国也同时要意识到新市场在别处,例如非洲、中东以及东南亚国家。  中国在基础建设等领域都是世界上的低成本国家,如果想建设高速公路、水坝、发电站或者电力传输系统,去找一个中国企业吧。作为低成本供给商,我觉得中国在此方面市场很大。此外,外贸导向型经济在中国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我认为这应该是基于一个多元化的战略之上的。在过去的30年中,美国和欧洲基本上成为了中国的市场,现在中国需要多元化其出口市场方向,而且中国也有能力这样做。  在国内方面,中国存在辩论之声,即中国是否需要将投资导向型增长转化为消费导向型增长;我的意见是中国应该继续投资导向型经济增长,但是采取较之以往不同的投资方式。例如,在污染控制方面的投入,在新一代电动汽车、高科技、可再生能源等新技术方面的投入,因此我希望看到中国还维持在高投资的轨道上,我认为这意味着新一轮高速增长。  我不太同意目前美国的看法,即中国应该更多地刺激内需,我认为中国如果希望达到可持续发展环境的状态,还是需要很多在物质资本、基础建设以及人力资本等方面的投资。因此我希望看到中国维持在高投资的轨道上,伴随着更高效的投资,以及对于环境可持续发展更多地关注。  日报:既然你提到了非洲,在不久前奥巴马访问非洲时,激起了“中美在非洲竞争”的讨论。作为对非洲了解甚深之人,你认为这种竞争存在么?  萨克斯:这么说是有一定道理的,中国也乐于竞争。非洲将开展很多基础建设,美国公司拿到了一些合同,中国企业拿到的则更多,因为中国企业可以在低成本情况下提供资本投入,而且中国企业在理解发展过程方面也比美国公司更好:美国公司在制造更多的昂贵高端产品,中国企业在制造相对较低成本产品,与此同时运输则非常快。  如果我是一个想要建造高速公路系统的非洲国家政府,相信我,我肯定会找中国。因为我知道中国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把这个高速公路系统建设完工,在世界上能做到这一点的国家还真不多。

北京工装订制价格

天津定做冲锋衣厂家

订制衬衫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