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他曾持AK47与警方对射也曾逃狱成功一代贼王叶继欢今日病逝高见

发布时间:2020-10-18 19:16:44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内容合作/电影大爆炸

三个大贼脑袋加起来值10亿,警匪、黑帮、枪战、伏法,这是香港人耳熟能详又拍过多次的题材,杜琪峰找来三位新晋导演,以三贼为蓝本,筹备电影《树大招风》,一导一角,将三个独立故事凑成大时代。《树大招风》的外文名字《Trivisa》,梵语,意思是三重炼狱:人性的迷失、贪婪、仇恨。

· 角色原型 ·

这部电影的三位主角脱胎自“殖民时期”威震港岛的三大“贼王”——叶继欢、张子强和季炳雄。片中由任贤齐、陈小春和林家栋依次对应出演。不过电影对贼王们的作案动机、被捕、作案时间及故事情节上均进行了大幅度的改编,相当一部分情节与真实事件相去甚远。

叶继欢(任贤齐 饰)

叶继欢于17岁偷渡来到香港,外号大贼、贼王,正在赤柱监狱服刑。1978年曾在刘銮雄旗下的风扇厂工作,当时任职摩打部,翌年刘的风扇厂搬至葵涌,叶继欢自此离职。

原型对比 被捕与越狱

叶继欢涉嫌于1984年连环持械行劫尖沙嘴景福金行及中环置地迪生表行。然而由于证据不足,叶继欢行劫罪不成立,处理赃物及无牌管有枪械罪成,上诉后判囚16年。

叶继欢手持AK-47突击步枪

1989年8月4日,叶继欢在赤柱监狱服刑期间讹称腹痛,被押往玛丽医院检查,其间叶继欢突然表示内急须去厕所。他在厕所打破玻璃瓶作武器,指吓两名惩教人员,并冲出医院大门。适逢一辆客货车在医院门口,他强行登车挟持客货车司机及其儿子,最后,叶继欢在黄竹坑转乘巴士逃逸。

叶继欢行前一瞥 再次被捕

叶继欢匿藏两年后,于1991年6月涉嫌与同党打劫观塘物华街5间金行,叶继欢手持AK-47突击步枪站在马路疯狂扫射,与警察交火逾42响,掠夺价值1000万港元的金饰。1992年3月7日,叶继欢再涉嫌打劫弥敦道谢瑞麟金行,与警察交火12响,再掠100万元金饰。3日后,叶继欢再涉嫌持两支AK47和多支手枪打劫大埔道两间金行,共抢得700多万元金饰,并向警察鸣枪60多发。叶继欢被列为头号通缉犯,警方悬赏100万元通缉他归案。然而,叶继欢从来没有就这几单持械行劫案被控。

叶继欢中弹,下身瘫痪

1996年5月13日,叶继欢与两同党潜逃回港于西环登岸,因上岸途中遇上军装巡逻小队警员,警员见他形迹可疑,上前查问,叶继欢急步向船跑去,接着枪声一响爆发枪战,叶下身中弹就擒,从此下身不遂。1997年叶继欢被判逃离合法羁押、无牌管有枪械及弹药、使用枪械及弹药意图抗拒合法逮捕、意图危害生命或财产而管有爆炸品罪名成立,共判监30年,连同1989年越狱前未服完的刑期合共需要服刑41年零3个月。1999年上诉庭改判他入狱36年零3个月。

季炳雄(林家栋 饰)

季炳雄于1980年代随着逃港潮移居香港,后成为香港人,外号“沙埔仔”、“高佬雄”及“隐者”,被外界称呼为“贼王”或者“末代贼王”。

原型对比 近20年在香港持械行劫及外国犯案

季炳雄于1970年代在广州火车站从扒手做起,至1980年代至2000年代多次组织犯罪集团,牵头走私武器及在香港持械行劫,亦在加拿大及美国多处犯案;于2001年7月创下香港警察历史上最高悬红纪录(200万港元)及被国际刑警组织出示红色通缉令,于2003年年底在香港被特别任务连拘捕,后来被判处监禁24年,现时在赤柱监狱服刑中。

季炳雄被捕画面

张子强

张子强4岁时随父母从广东郁南县在逃港潮中偷渡到香港,后成为香港永久性居民。外号“大富豪”,生前为香港一个犯罪集团的首脑。

原型对比 械劫解款车

1991年7月12日,3名年约30岁的男子于启德机场持械行劫一辆解款车,劫去相当于1.7亿港元的美元和港币现钞。同年9月,张子强因涉嫌串谋行劫被捕,后被重判入狱18年。张子强不服上诉,法官认为此案证人的口供证据不足,张子强当庭释放。

当庭释放的张子强 连环绑架香港富商

出狱后不足一年,张子强再度犯案,绑架了香港首富长实集团主席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张子强与同党驾车拦住李泽钜的房车,并用AK47自动步枪和手枪指着他和司机。绑匪迅速将李泽钜拖出车外,胁迫他登上贼车离去,并让司机开车返回李家,通报李泽钜被绑架的消息。

对三人来说都算是特别的经历

为显诚意,张子强亲自去李家大屋与李嘉诚洽谈赎金,张子强一口索价20亿港元,李嘉诚指:“现金只有10亿,如果你要,我可以到银行给你提取”张先拿了3800万港元。本来李嘉诚先给他4000万,但张子强嫌4与“死”字谐音,不吉利。随后李嘉诚又给了他10亿现金,最后张子强成功勒索高达10.38亿元巨款,犯罪所得金额之高曾录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张子强收钱后,亲自驾车将李泽钜释放。

香港首富李嘉诚

一年后张子强重施故技,绑架香港第二首富新鸿基地产主席郭炳湘,当时绑匪要求郭炳湘致电回家要求赎金,但被郭炳湘拒绝,张子强等人每日对他施以暴力,迫使郭炳湘在被绑架四日后致电妻子李天颖,要求妻子准备20亿港元赎金。经过多番斡旋,郭家于10月3日支付6亿港元赎金,但张子强收款后却未立即放人,要待至翌日,郭炳湘才获释回家。

逃回中国内地,被捕并处决

1998年1月他在香港新界北区马草垄一间石屋储存800公斤炸药时,被警方追捕而潜逃中国内地。同年策划另一宗大案时,在江门外海大桥上与多名同党被公安机关拘捕。11月12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子强案公开作出一审判决,他因非法买卖爆炸物罪被判死刑,另因绑架罪和走私武器、弹药罪被判无期徒刑,并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财产人民币6.621亿元,于12月6日被枪决。

被捕的张子强

张子强奔赴死刑现场

· 项目筹备五年 ·

这部电影是以香港“三位贼王”的事迹改编而成,但本片并非由三个独立章节组成,而是全程将“三人三条线”平行剪辑呈现。本片在项目筹备之初,在监制杜琪峰的授意下,欧文杰、黄伟杰及许学文带领各自编剧,分别对进行三个人物展开资料搜集和人物创作,其中,欧文杰对应撰写叶继欢(任贤齐 饰)部分、黄伟杰撰写张子强(陈小春 饰)部分,而许学文则负责季炳雄(林家栋 饰)部分。导演们透露,在创作剧本阶段,他们彼此并没有进行沟通,而是完全分开完成的各自部分剧本。“这个项目花了整整5年时间。”三位导演的回忆不约而同。而据黄伟杰透露,直到柏林上映前的一个星期,《树大招风》还在进行后期制作工作。

《树大招风》海报

“整个项目的缘起就是杜琪峰,起初是他找到我们三个人。但是呢,整个剧本的创作自由都完全给到我们,他没有更多干涉。杜生只是给了我们几部重点参考电影,其中看的最多的就是《省港旗兵》,尤其是《省港旗兵4》看的特别多、反复看。”许学文回忆了本片最初的方向和相关片目参考。

陈小春和两位主创合影

此外,陈果的《去年烟花特别多》与许鞍华的《千言万语》也是三位导演参考的片目,许学文补充说:“只是陈果的‘回归三部曲’或者是许鞍华导演的作品,更多是在美术和时代印记方面来参考,因为这些也都是讲97,或者是港英时期的。”而在三位导演分头创作之前,本片还有一个三人都必须遵循的“总规则”,即三位贼王最后的“时间点”一定要交汇在同一天的同一时刻——1997年6月30日回归前夕。

《去年烟花特别多》剧照

于是,三个“贼王”便不再完全以真实事件为创作根本了,本片主角们最后的“作案目的”及三人各自的“联手动机”也都会因此产生虚构成分。比如,林家栋饰演的角色(原型:季炳雄),在历史上其实是2003年才被抓获,但影片“97至上”的原则让导演对这一人物进行了大刀阔如的改动。所以,片中三位“贼王”的名字也都已经进行了适当修改;此法如同根据“吴若甫绑架案”改编而取名的《解救吾先生》。

《树大招风》海报

· 导演坦白穿帮镜头 ·

由于拍摄仓促,《树大招风》里一些关于内地的空镜头细节还是发生了穿帮。比如影片在交待97年的广东街头时,街上已经贴有“共筑中国梦”的宣传幅。

在柏林的映后谈环节,三位导演也反复提到,即便是在香港街头取景,都要随时注意路人可能掏出IPhone手机的动作入镜。“很多人认为,97年而已,又不是古装片、不是回到100年前。但97到现在已经快20年了,城市的差别其实非常大。如果你仔细看那个广州火车站,影片里的图像和97年的其实也不太一样。有些新的高楼我们可以用特效擦除,但还些事情我们是无法还原的。”

《树大招风》柏林版总时长为97分钟,“三人三条线”几乎平分为每部分30分钟。而在拍摄时,则是三组导演按顺序分先后拍摄完成:季炳雄(林家栋 饰)部分最先、张子强(陈小春 饰)部分其次,最后拍摄的是叶继欢(任贤齐 饰)部分。

许学文介绍说:“顺序拍摄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资金和条件同时开三组拍,这部电影总共的制作成本就500万港币,每人的成本控制在150万左右,还留一部分做备用。我们共用一个摄影团队和美术团队,所以拍摄必须有先后,而这个先后顺序又是根据片中三位最大的明星任贤齐、陈小春和林家栋的档期时间来安排的。”

不过,不同于创作剧本时的各自为营,三位导演在开机后还是相互协助,除了上面提到了集体前往内地偷拍之外,在前一组或两组戏拍完之后,前两位导演也会到第三组协助帮忙。黄伟杰导演表示,“最后留给欧文杰导演的时间是最紧张的,所以我们两个导演也会去片场帮忙。而且因为最后要平行剪辑在一起,有些片段一定要接的上,所以我会在开拍前先看之前导演素材。这一点可能与《铁三角》有点类似。但它那个是同一组人贯穿始终的,这部戏则始终是分开的三条线。”

三位导演

《树大招风》的结尾,对照开篇的历史资料片,接入的则是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在97年6月30日晚发表的离任演讲《别了,香港》。“香港为什么叫香港?”这是当年《旺角黑夜》留下的疑问;而“香港究竟是怎样的香港?”又是如今《树大招风》画出的问号。

柱式悬臂吊

发电机组减震器

脂20是什么

校园广播系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