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梦溪纪事丨梦溪出走之地与回归之所【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3:49:15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潇湘晨报记者 王欢 钱烨

卷首语

故乡的模样

我们的车在烈日驱赶下进入这个名叫梦溪的小镇时,是下午三点。小镇睡着了。这给了我们耐心凝视它的机会。生活兀自呓语,缓慢如高烧不退。应了散文集《日子疯长》所说:小镇人永远活在当下。沈从文“使人乐生而乐遂其生”的社会理想,与小镇确乎是一种原始的生存意愿和混沌的生活信仰。

我们的运气一般。错过了头一天的逢七赶集。错过一场盛大,留剩日常。不过,谁说日常不是更接近真相呢?

小镇的门面是座庙,它四四方方,红字鲜艳,香火旺盛。这给我们视觉以及心理上的某种暗示。乡土人间的朴素心愿,以及心愿之下的坚定奔走,都有其深厚的后盾和连接。

一条窄窄的水泥路从大路上兀自劈向东南。左边是湖畔,一种大约叫猪耳朵草的植物比荷叶茂盛。两车道的水泥路是现代中国城镇的标配,小镇梦溪也不例外。卖西瓜的小贩守着戏园子大门口,绿皮红瓤嘎嘣脆,卖七毛钱一斤。

戏院子里,这两天唱的是汉武帝。百来个老头老太挤在这栋年岁跟他们差不多的高大房子里。头顶9个风扇吱吱转,麻将声也传来:两坨,八粒,放炮。歌词里唱,汉武帝的大将军如何马踏匈奴,征服四方。老人们并不听得懂,只是喜欢听那急促、热闹的声声鼓点。

码头是CBD一样的存在。梦溪的老人回忆当年码头的盛景,扬起的手落在半空,好像推着一架时光机。

经由一只乌篷船来到小镇的,不止有后来的小镇少年,还有平凡生活中不止歇的欲望和念想。物质贫瘠如清冽河水,念想丰盛却若河中水草。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码头上交换的,何止是木材桐油稻米布匹,还是世世代代中国乡土的生命基因和文化血脉。云游四海叫花子,他乡来客军嫂子,这是厚实的乡土、温润的乡土,也是小镇与小镇人民短暂的蜜月期。

经年以后,在我们几代人无数次的回望之中,在我们对人类宿命、家国命运、文化血脉的探寻之中,在经历了整整40年后,我们应该有,并且已经有了一种自觉。

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把城镇比作交响曲或一首诗。他认为,不论是在发展过程,或是在形态上,城镇同时是生物上的生殖、有机的演化与美学的创造。城镇既是自然里面的客体,同时也是文化的主体;它既是个体,也是群体;是真实,同时是梦幻;是人类最高的成就。

这种人类创造上的最高成就,跟文学一样,应该重新成为几代人的精神刚需。正如这个名字梦幻般美好、溪水般清澈的南方小镇,宛如故乡的模样,可以慰风尘。

梦溪,出走之地与回归之所

小镇在历史学家眼里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似乎以国家为叙述主体的历史课本很少提及,而作为区域历史的承载主体,小镇并非是国家机器的末端,而是此消彼长的乡土人情。一个个小镇业已城镇化改造,脱胎换骨,有几个还停留在时间的原点,可以让我们瞻望乡愁?如果你已不喜爱已经浓妆艳抹的凤凰,梦溪尚可提供一个小小的田间样本。

梦溪镇的兴起与码头有关

梦溪?好美的名字。“梦溪不是一条水,是因水而生的一个小镇。”在龚曙光散文集《日子疯长》中写道。

“摊开分省地图,依稀可从湘鄂毗邻的区域,找到两条标示河流的细线,一称蛟河,一曰涔水,各自在山野丘陵盘桓百余里,于澧阳平原北端交汇。然后不急不缓,流淌过数十里沃野,经津市注入洞庭。坐落在两水交汇点上的那个小镇,便是梦溪。大约民国初年,政府设乡公所于此,后来乡区的名字,也便冠了‘梦溪’。”

梦溪是否与沈括的《梦溪笔谈》有关?似乎不是。据《澧县文史资料》记载,“在澧县城关东北14公里,涔水汇纳蛟河处,传唐代僧人慈合梦有高僧授地建寺,后建梦溪寺于此,镇因寺得名”。

小镇建制多久?已无从考证,从传言上看先有梦溪寺而后有集镇。集镇的兴起则与码头有关。

沿着207国道出澧县城关镇约一刻钟,即可拐上涔水河大堤,作为澧水的一级支流,涔水流量充沛,河床宽广,因常年洪水泛滥,涔水的河床数次改道,但从高空俯瞰却可看出弯曲蜿蜒的河床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尚未来到的汛期前,它是一条极柔美的河,S型的弯道由西向东,流经梦溪镇,在下游的小渡口镇汇入澧水。

涔水河床宽约50米。中间有数个河洲,此前曾自然生长的芦苇,因防治血吸虫病而改栽杨树。从杨树林生长的体形来看已逾20年之久,苦楝子或河柳也偶入其间,为喜鹊、白鹭、黑卷尾做了极好的栖息场所。站在小镇入口的河床上向西看,可以瞥见一片生机盎然的河洲。洲上的杨树愈发挺拔,一只普通翡翠,闪着铜绿色的羽毛从天而降,而后忽悠间掠过水面,藏入树林中,只听到鸣翠的啼叫声,很快又被聒噪的喜鹊盖住了。

河岸边巍巍然耸立着一排房子,八字形的房檐,低矮,砖红色,慢慢向里面退去。骄阳似火,大清早有人推着独轮车叫卖蔬菜,从街口出来,然后掉头走掉。有晨练的人,三两成队走在大堤上,在杨树的阴影里锻炼身体。地处澧阳平原的梦溪镇,视野开阔,丘陵起伏而平坦,很难抵挡住三伏天的威力,所以大堤上倒是没有太多人,街道上也寥然。

沿河码头起吊脚楼,凤凰模样

大举凡河流汇集处则有重镇,如汉口、重庆。梦溪镇地处涔水汇纳蛟河处,两条河流的走向共同塑造了这座南方小镇。蛟河由北向南而来,涔水由西向东而流,两河相汇处,正好组成了梦溪镇两条最重要的街道走向:V字形的正街与河街。正街濒临蛟河,河街濒临涔水,两河道相汇处,亦是两条街道的碰头处。而在此处最为热闹,有一水运大码头,石台阶历历在目,拾级而下数十条宽约两尺的青石台阶,直铺到涔水河里。秋季水落时,石台阶露出水面愈多,从对岸坐渡船在水面向码头遥望,只见高耸的台阶一级一级直逼堤上,脚下船行徐徐,水波粼粼,左侧有宽约20米的蛟河纳入进来,两河交汇处水面极宽,岸上有吊脚楼伸入河床者,鳞次栉比,高矮不齐的屋顶很快就映入眼帘了。

码头上有酒家、茶馆,卖热面、水饺的挑夫走贩,南来北往的行人,汇聚在码头上,等待着对岸的渡船要去县城去。建国初,因镇内有第五中学,涔水上下游的集镇都将子弟送来上学。在以粮为纲的计划经济时代,梦溪镇的码头是向外运输稻米、棉籽、菜籽油的起点,经涔水入澧水而入洞庭。

从小在梦溪长大的刘桂春,供销社退休后一直在正街开服装店。柜台仍是供销社取缔后遗存的玻璃大柜子,她擦拭了20多年,如今仍然透着光亮。刘桂春没有去过凤凰,但从邻里口中得知,小时候的梦溪大约也就是凤凰的样子,古街三条透亮的青石板并排着铺成马路,被踩得能照出人影,沿街是木板搭建的吊脚楼,“一排一排哒”。

河里有捞鱼的、堤上有捉鳝的,河洲上芦苇滩在秋天被晒得金黄,刘桂春小时喜欢跑到大码头找钟伯。手里拿着祖父给的零钱,追着钟伯要买切碎粑粑,一口一个“钟伯、钟伯”地叫着,叫得越甜,钟伯就给刘桂春吃米糕。有时候是一角钱,有时候不收钱。

“河街上还有烧红薯、瓦糕咧”,谈起街上挑卖的吃的,刘桂春立刻挂出笑容,伸出手比划着说,“那瓦糕需要用松毛烧热的平锅烫热,将小磨磨好的米浆摊在锅上,一挑再一叠,两个堆在一起,极香滴咧”。

大码头上还有卖水饺的木担子,一舀一大碗,登船的过客最喜欢吃。也有挑着牛皮糖从河街走到西堤,而后返回正街沿街叫卖的,反正“那个时候蛮多名堂”。比起现在,“那蛮多人哒”。

小镇数字

面积:81平方千米

人口:5500人

地质:坐落在河流冲积平原与湖泊、沼泽三者边缘的中介地带,濒临涔水纳蛟河处。

辖区:13个行政村,3个居委会社区。

遗址:八十遗址位于湖南省澧县梦溪镇五福村夹河北岸,面积约3万平方米,属新石器时代彭头山文化时期,年代距今8500~7500年。遗址内发现有环绕聚落的围墙和围壕,数万枚炭化的稻谷、稻米,是目前世界上发现最早的稻作农业遗存之一。

物产:水稻、棉花、油菜籽,盛产鱼类。

天天幻想手机版游戏

兄弟一起上游戏下载

次元幻境

梦幻家园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