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公务员原生态系列之新人篇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3:16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一位“菜鸟”级公务员的日记

我是一名半月谈的读者,也是一名工作一年半的基层公务员,看了网上的征稿启事后,决定把自己的一两篇日记投上来——希望和同路的朋友以及观望的朋友互相交流。

公务员难考,公务员更难做。其实和企业一样,行政机关也有职场法则,但是年轻人往往一腔热血,对这种法则知之甚少,所以在这条道路上,必定是迷茫、犹豫甚至煎熬的(那些真正胸怀政治理想和一心追求高官厚禄的人除外)。

贴上日记之前(日记没啥特深刻的意义,很平淡),我想先把最大的感悟说出来:做公务员没什么好不好,只有合不合适,但最好在外经历打拼,一番厮杀之后,有了社会经验再踏入这个大门。俗话说得好,一如侯门深四海。

日记记载了一种对我来说最常见的状态,也许对其他人来说,那种心态也是见惯的。虽然满哈尔滨白癜风专科医院纸消极,但是我还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呵呵。那就贴上日记吧:

日记之一:

《流水账》2011年1月6日

中午在寒风中扭着酸痛的肩膀去买了个红薯,加班到上注射隆胸多少钱班的点儿。

下午头昏脑胀。两三个领导在办公室打电话上网吹空调,隔空遥控我做这做那。没有领导的小孩就活该受欺压?偏偏EXCEL又极不好对付,几个小组交上来的表横七竖八乱象丛生,费尽心力地刷格式算结果,一个序列做四套表供奉领导,好叫他们随心所欲地挑选。无关的工作堆上来扰得人很呛,心里咚咚地像有什么东西要蹦出来。几次想把门反锁起来,或者躲起来不让祖宗们寻仇上来挑衅滋事。忍不住怒火,一次次捶打桌子,自言自语的竟然是无数个“去你妈的”之类的脏话。

到下午五点,大概又往里面加了点“硅胶”,等着最后一组过来撒盐。累的筋疲力尽,叉腿摊在椅子上,围巾盖着脸,闭上眼睛休息。皮肤在空调房里忍受十个小时的干寂,极燥。

终于下班,在大门口等到阿美的出租车,一起去医院看阿姨。脚上没换下来的绣花棉鞋被嘲笑,也不觉得尴尬。冻肿的脚丫子在鞋里发痒。饿得发慌。

点了两菜一汤,同阿美母女俩吃饭。呼啦啦喝完三碗汤,肚子才稍微缓过劲儿,脑子却一直闷胀,需要休息。在大院门口和他们分开,又走进一成不变的院子。走过长长的廊道,拐过生锈的铁门,进了阴冷的大楼,在空调房里坐定。敲键盘。保存。删除。尽是无用功。

学习也好,历练也好,都只是过程。

日记之二:

《回归酒桌》2010年4月20日

(此篇写在一番关于辞职的思想挣扎之后。写材料和应付饭局对我这样文字不好又爱安静的人来说简直难受。)

和阿美讨论“写材料的人老得快”这一话题。她说现在单位直接上司,为了写一个材料,一个星期寝食难安,“吃不好,睡不着,在床上打滚”。上午在卧室写目标责任制推进机制的课题时,充分体会到了此话的深意,原来一点也不夸张。

写材料是极耗费脑力的事情,搞不好就着急上火。本来两个房门打开,窗户敞亮,说是让大脑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但楼下老头们打升级正如火如荼,不时爆发出革命的呐喊;对面楼上的小孩叫嚷不停,歇斯底里地耍赖。思维彻底被搅乱,于是索性门窗紧闭,真个“闭门造车”起来。

写完一段,以放松大脑为借口,在床上躺下,差点睡着。赶紧翻身起来,清洗头发,泡杯绿茶,提提神,继续伟大的豆腐渣工程。绞尽脑汁写,但质量肯定不尽如人意。饿的晕乎乎的,去厨房拿早上吃剩的一个馒头,恶狠狠地啃光,然后一心一意地写下去。终于赶在两点之前基本完工。摸着叽里咕噜的肚子,煮了清汤面,吃了精光,顶着大太阳走去办公室。

科长对我的惊人的速度表示满意——差强人意。深深体会到,写材料的人沦为工具,难得有自我,难得清闲,一定要小心避免走入这样的刀山火海。

三点,老板到办公室视察工作,特意到我宝座前,瞻仰了他吩咐要贴在墙上的《共产党人的马克思主义》。以一种奇怪的、随便的姿势,双臂交叉,蜷在我右边的办公桌上,似笑非笑。

五点,离下班时间尚早,老板的声音又在走廊飘荡。办公室主任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说要让我随老板一起出去吃饭,实在是太突然,以至于我没想好应该摆哪副表情,唯唯诺诺地应承下来,提起包就走。末了,科长说,小何,晚上你还过来吧?很明显的,这不是询问的口吻,也不是商量的口吻,而是赤裸裸的命令。领导有权安排你的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有权决定你晚上是继续加班还是陪他们吃饭,有权否定你所做的一切决定,并且骂你幼稚,此刻他们心里没有马克思。

于是,从五点到八点,大脑不停地接收来自上层的信息。我还能说什么。饭前打扑克,吃饭时聊“关系与官位的联系”,吃完饭继续扑克,扑克完打羽毛球,领导的生活如此丰富多彩,无帽可戴的就当好花瓶。“多出来,人自然就认识了嘛”,这是总结。

饭局让我很累。觥筹交错,只有自己像个局外人。满桌子菜香可口却不能多吃,虽然已经很饿了。

作何感受?知而难言。渐渐看穿为官者的本质,脱下戏服,摘掉官帽,其实他们比别人更受不得剖析。

我不想被拖下水,背离真实的自己。

安顺职业装设计

连云港设计西装

甘肃职业装制作

金华西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