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聊斋之僵尸王被灭[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44:31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罗刹鬼,又名罗刹娑,在西方国家是地狱的使者,如同幽灵鬼魅,杀生嗜血,极其残忍,被列为地狱十大恶鬼之一,在许多年前这种恶鬼渐渐进入中原在很多地方都造成大量死伤,人们对这种妖魔化身的恶鬼闻而远之,经过时间推移,各地出现大批法术高强的灭魔师,罗刹鬼才逐渐灭亡,直到一百年前在某个无名小镇出现大批又由罗刹鬼进化的鬼族,它们的特点和罗刹鬼一样,嗜血杀生,但凡是有血肉的动物都逃不出它们的尖牙血口。两者鬼类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后者是由死亡的尸变形成,没有灵魂,肢体僵硬,不得见光,否则形神俱灭,村名将他们成为称为僵尸。

可能很多朋友在这之前并不相信这个世上有僵尸的存在,那么我相信你在听完我的故事之后或许会对之前的观念产生从新的认知。

故事发生在一百多年前,南方的一个无名的小镇上,当时的镇子山清水秀,地势宏伟,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既然是风水宝地必然人才辈出,当时朝廷好几位重臣的家乡故居都是在该镇。曾传言某位君王看重镇子的风水还派人到此地选过陵墓,只可惜后来镇上发生的事情传到君王的耳中,建墓之事尔后便不了了之。

侯府是小镇上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族里辈辈出秀才,村民都说侯府的地基是建在龙脉上,刚好压住未出山的地龙,只要地基不移,村里万福齐天,谁料有一年,镇里久逢干旱,地里寸草不生,百姓棵粒无收苦不堪言,俗话说福不双降,祸不单行,正值天灾时期,镇子又发生瘟疫蔓延,仅仅几天时间就死了好几个村民,侯家老爷生性善良,见村民处在水生火热的日子里,心里万分着急,一方面向朝廷上奏,一面又开仓将自家的米粮大肆派发。

这日,烈日灼空,侯老爷带着管家到药铺为村民购药材,回府途中遇到几个村民在地里闲聊,无意中听到一位妇人说道,眼下天灾不断,侯府虽然在救济着咱们大伙,但始终财单力薄,时隔多日,朝廷却迟迟不见下拨赈灾粮款,往后我们又该如何是好。村里如今已经三年没有祭天拜神了,会不会因此得罪了老天爷,才让天灾降临啊。侯老爷仔细听着妇人的话,频频点头,心里却若有所思。

三年前镇上来了一个疯癫道人,穿着衣衫褴褛,一身臭气冲天,整日在镇上游荡无所事事,白天就躲在侯府墓园里睡大觉,天一黑便跑去侯府大门口敲门,满口胡言疯语,看门的护卫每次都将他一顿暴打再赶走,即便如此,第二天癫道人还是照常跑来,直到有一晚,侯府大公子从外地回府,恰巧在家门口遇到下人正在追打癫道人,便急忙赶去呵斥下人停手,大公子为人正直不屙,心怀慈悲,对下人一番询问后,见癫道人满脸是血,心里十分内疚,便将道士领进家门,吩咐下人替他好生洗漱一番,又为其安排一间客房,桌上摆着酒菜。打算待道士洗漱之后问其来由,过了半饷,下人将癫道人带进房里,身上还穿着那件破衣烂衫,大公子见状,将下人一顿疾言厉色得呵斥。

正在这时整日疯癫的道士一本正经的坐在大公子身边,神色凝重的说道“公子切莫再责怪下人,穿回烂衣是贫道自己的意愿与他人无关”此番来到镇上,并非是贪图你家锦衣玉食,相反贫道此次求见是有天机相告。大公子见癫道人此番言论,简截了当,口齿清晰,赶忙端起酒壶将道士面前的酒杯斟满,客气的说,家府下人有眼不识泰山,还将道长打伤,还望道长切莫记在心上。“小事,小事”公子无需自责,贫道自幼练习道法,这点伤对我并无大碍,接着又尾尾道来“次日前我夜观天象,偶见在南方一带坠落一颗火刑星。

”据仙书记载世间分为“人道、神道、鬼道、魔道、而金木水火土”五大星象各代表自己的族派守卫着世间,金星属守派,寓意守卫世间万物,木星承载万物生灵便是宫派,水乃是世间万物生存之根本被奉为神派,而火和土乃是最具有邪力的两大派系他们是鬼族捍卫者,魔族的寄居地,火为刑派和土为克派,几千年,五大星象,相生相克,死亦代表着生,生亦是死,而火刑星的陨落,想必人间将会发生一场灾难,随着刑星坠落的时间推移,我便跟了过来。

发现你们镇里风水格局奇特无比,乃是世间罕见的龙磐石地,而你家府苑地基刚好坐落在五星之中,龙之头,这块地基无论是建住宅还是陵墓都是世上少有的宝地,但万物相生相克,风水宝地有利也有弊,此地承载着天地之精华,便出现了两颗日月精气相融相吸的灵珠,倘若火刑星的的捍卫者鬼王得到这两颗灵珠,世间便会陷入一场浩劫之中,但现在我法力有限也没有办法彻底找到鬼族踪迹,只能判断出刑星的大概方位,这个位置便是你家的墓园,这几日,我一直待在墓园观察,却依然没有发现,而我今晚过后必须赶回益阳山和先师另做商议,眼下你要做的就是三年内,不能让任何人进入墓地,我在墓园外做了结界,但倘若一有人踏入结界便就破了,到时候鬼王便会大肆吸取日月灵气,贫道为你府上算过这三年既无喜事也无白事,所以万万不可进入墓园打破结界,切记,切记,说完癫道士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大步朝门外走去,消失在夜幕中。

这三年里,侯府所有人都不曾进出过墓园,而镇里每年9月9日的祭神仪式更是无法举行,原来镇里祭天的神台就在墓园尽头,当初建神台时,村民找来法力高强的风水大师,测过地基,据说神台那块地便是龙尾,将神台建在龙尾上震住它,便形成前坐龙头后压尾之格局,此龙便不能修仙得道之后离去。

>>

侯老爷回府后吩咐下人将大公子叫进厢房,父子两人对眼下的干旱和瘟疫都有不同的想法,大公子觉得此次天灾不外乎是朝廷没有重视该镇的地理劣势,倘若早建一条蓄水河道,也不至于让村民颗粒无收,久旱毒虫杂生,发生瘟疫也是情理之中,而侯老爷的意思便觉得妇人的话很有道理,往年即使有干旱,不久也必然会迎来一场甘露,瘟疫死人的事情更是从未发生过,自从听从疯癫道人的话,三年来从未踏入墓园祭祀过神明,定是因此惹怒老天爷,便示意让大公子派人去找一位法力深厚的道士,要为村民祈福求雨,大公子见父亲心意已决,自己也不能忤逆,便吩咐下人立刻启程去益阳山请那名疯癫道士前来,谁料下人这一去便是了无音讯。

足足等了半个月也不见回来,侯老爷便吩咐家丁去通知村民择日大伙一起去祭天,第二天村民早早的便聚在墓园外,侯老爷也带着全府家眷一起赶来,大公子极力劝阻却也无果,侯老爷站在村民面前大声说道,“这三年来老夫听信谗言,自知自己慢待了神明,罪大恶极,今日老夫便要亲自去神台向神明谢罪,抬着宰杀好的牛羊猪,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向墓园尽头走去。

村民将祭品放下,正当侯老爷准备将手中的祭天杖插进祭坛时,远处传来一声“慢着”,村民都朝着从墓园外望去,一个道士打扮的老者正匆忙得朝祭台赶来,老者挽着高高得发鬓,一头花白的头发特别醒目,大公子一看来人正是当年的疯癫道士,赶忙上前迎去。“ 道长您来得正好,属晚辈无能,没能将你的吩咐的事情办好,致使村民都进入了墓园,老道士微微的点点头。”

站到神坛前向侯老爷鞠了一躬又转身对村民说道,大伙都先各自回家去,放心,祭神仪式,我会替大伙完成。又回头在侯老爷耳前小声的说了几句,只见侯老爷脸色瞬间突变,对村民挥手道,散吧 散吧,有我和道长在就行了,待村民陆陆续续散去,癫道长便叫上侯老爷和大公子往墓地走去,看着眼前墓地的坟土上光秃秃的一片,寸草未生,侯老爷满脸露着惊恐的神情,道长用手抛开一处墓地的坟土,继续说到:”:你们都看到了吧,墓园的土地异常湿润却一株草木都未生,如果我的推测没有意外,这里所有的埋葬的尸体都已经发生了尸变,说完又往前走去,突然道长停在一处大墓前急忙问道“这是侯家谁的坟墓,”侯老爷看着雕刻的碑文讲到,“这是祖上太公的墓碑,据族谱记载他生前是前朝一品大将军,杀敌无数。百年归逝后便葬在族墓里”

道 长自言自语的说道,双手沾血,两界不如,难怪如此!侯老爷你太公的坟墓必须毁掉,否则不出三日,月圆之夜,尸王出世整个镇子便会血流成河,您再往后看,说着道长便指着太公身后的墓碑说道“ 老爷,您瞧,将军墓碑后面的四座坟墓在地基上已经发生了改变,想必已经尸变了很久了,而它们恰好把将军的墓围城一个半圆,形成一个凹字型,将军的墓碑立在凹型格局正中央,在风水上这是一个(五鬼吸精)的邪恶布阵,而恰好周围的四座墓乃是女主,女主属阴,吸取月夜精华再传送给将军墓里的尸王,如果我的推算没错,火刑星也正是附在将军的尸体上,想要借傀儡得珠。

当年我离开时候设在墓园的结界就是为了压制尸变的速度。这三年来我和逝世的先师不断寻找着消灭火刑星的方法,而你们镇这次干旱和瘟疫想来也是因为地势格局变化所引发,今日你带着村民进入墓园,破了结界,阳气聚集,已经将沉睡的鬼王唤醒,一旦夜圆之夜它们必将进入村子屠杀生灵嗜血村民,眼下我们只有分头行事,大公子你带着侯老爷立刻回府,召集村名,将村里所有的黑狗宰杀,将黑狗血装进缸口,再备八十一斗糯米,将两者侵泡,让村民撒在自家房屋周围的,在将余下的黑狗血带进墓园,另外在村里找两名四岁以下的童男童女,今晚我要施法困住四座墓穴里的阴尸阻止它们对尸王传送精气,还有就是我算过,明晚便是金木水土四星象暗淡之夜也是月圆时分,借助不到星象之力我地法力会逐渐削弱,能不能打败尸王我也只能舍命一搏。

大公子将道长吩咐的事情办完后,赶忙将两名童男女带去墓园,正值子夜,墓园里寒气逼人,只见道长此时正将一根朱砂绳绕着墓碑外圈成一个大圆,接着又将大公子带来的狗血顺着将军墓泼泼成一条蛇形,恰好形成一个八卦图案,便回头朝公子说道:

“快给我取来童子尿和童女血,只见”道长将童子尿淋在手中的铜钱剑上,剑身顿时发出一阵金光,光芒四射,紧接着又将手中的桃木剑抹上童女血,木剑也是一阵红光冲天,寒气禀烈。只见道长握着剑柄两手一伸,两把剑直直插到八卦图案两边。

霎时,墓碑黑气弥漫,道长见状立即盘腿莲花坐朝着法器念起咒语,

“万物生灵,灭存定因,五行皆星,护我安宁,斩妖除魔,驱鬼下狱,扬我道威,急急如律令。。。

“进” 两剑发出寒光,嗖的一声插进墓穴里,只见四座坟墓砰的一声炸开,棺木的残屑四下散落,待黑气散去,墓碑前赫然站着四具异尸,抬着干枯的双臂,浑身白毛倒立,显然已经变成僵尸,大公子何时见过这等场面,站在一旁吓得双腿瑟瑟发抖。只见道长厉声道“快将黑狗血和糯米撒在两个孩童和你周围”不要出圈。

>>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四具僵尸眨眼间便已跳到将军墓前,齐齐仰天长啸,道长呵斥道“,不好,它们是在呼唤尸王,只见道长拿起手中沾满处子血的桃木剑穿进四张符纸,将剑朝空中抛去,一阵咒语,剑口便朝着四具僵尸直直飞去,对着尸体的脑袋饶了一个圈 —啪 啪 啪 啪,从前额一一穿透过去,爆炸声过后,只见四具僵尸直挺挺的倒在将军墓旁,一张符纸飞去凶凶大火便燃了起来,尸体很快便化作一阵浓烟飘散。大公子见僵尸已经被消灭兴奋不已,赶忙走到道长身前,却见道长按着胸口,紧皱眉头说道“这只是几具傀儡而已,真正的尸王还没出墓,刚才施法时,我已经消耗了太多精气,明日一战,恐怕凶多吉少。

狗血和糯米只能对付这些还未吸血的普通变异僵尸,但是火星刑附体的尸王,法力强大,只能靠村民们齐心协力了,大公子小心搀扶着道长坐下,仔细听道长说来“”金木水火土,亦相生相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相反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我们只能找到火刑星相生相克命理的人,不能让他吸食到相生的木命人之血,否则便没有任何方法能灭掉它,再设法将尸王引进水里,此时的尸王被天水相制会短暂被控制住,阳年阳月阳日的水命之人再将桃木剑插进尸王的天庭,用嘴吸出尸王体内的火刑星,才能彻底消灭它。

只是眼下我们最缺的就是水源,来时我已经看过了方圆百里都没有一处河流,而你们的井水如今也已经干枯,这该如何是好。远处声声鸡鸣传来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便已是卯时,道长望着天空仰叹道。

天无绝人之路,地有好生之德,第二天镇外传来了拯救全村人的好消息,原来朝廷批阅了侯老爷的奏折,命官兵千里迢迢送来了水和粮食,现已经到了村口了,道长见状笑着说道“老天爷怜悯,这些村名们总算有救了”待水和粮食送到镇上后,虽然村名已经很久没有喝过清澈的甘露,望着桶里的水,不停的抿着嘴,但人群里谁也没有开口说要讨一口喝,大伙都知道,这些水是拯救它们生命消灭尸王的救命水,道长看着眼前饥渴的村民,眼里泛起阵阵涟漪,朝着人群里说道“乡亲们,你们放心,等消灭尸王后,老天爷一定会给我们降来雨露甘泉”当时所有村民们眼里都充满了希望。

傍晚,道长便吩咐所有村民都聚集到侯府来,道长用朱砂将在场的木命人的四观封住,又依次各将金木水火土命理的人分成几拨人,各站成一个五星,月圆之夜随着四星象暗淡道长法力不足以让桶中的水幻化成一场雨,唯一的办法就是借助五行命理的人来施法,所有村民都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天一黑,皎洁的月亮便钻出了云层,又圆又亮,而周围却一颗星星都看不到,只见墓园一声巨响,一股月光直直射进尸王墓里,一个身形庞大全身黑毛的怪物不停的吸食着日月精华,两只眼睛猛的张开发出悠悠的绿光,口里吐出一阵阵青烟,只见尸王腾地一下从墓穴里跳了出来,对着夜空又是一阵长啸,便朝着侯府方向跳去,转眼就出现在侯府门口,咔嚓一声,侯府大门被尸王用锋利如刀的指甲一阵劈开,直直的跳进院子里,村民们谁都没见过这种怪物,一个个心惊胆战孩童们更是哇哇大哭,大伙快屏住呼吸,将手拉在一起,我要施法降水。

只见道长又是一阵咒语连连,(天生水,地生人,万物皆五行,人水合一,急急如律令),”起“桶里的水便一股股涌向空中,尸王闻到道长的气息露出锋利的獠牙朝着道长扑来,只见道长一闪,临空跃起,嘴里仍然不停念着咒语,尸王也不甘弱,腾空一跳又是一阵猛扑,只见这时,冲向天空的水幻化成雨一滴滴落在尸王身上,而尸王尸身上被雨水打湿的地方不停冒着白烟,尸王似乎直到自己打不过便想逃走,却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道长见尸王已经无法动弹,便将符纸啪的一声贴到尸王的额头,对着尸王的天庭将手中的桃木剑猛的刺了下去,顿时一股绿色的粘液不停从脑袋往外冒,只见尸王张着大嘴不停的哀鸣着,尸王体内的火刑星跃跃欲出,道长见状,冲到尸王面前对着臭味弥漫的大口一阵狂吸,只听嘭的一声道长和尸王便消失在村民眼前,火星顿时满天散落,村民纷纷跪在地上朝着天空不停的磕着头,只见天空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一场久违的大雨降临。后来为了感谢消灭尸王的疯癫道长,侯府主动提议将自家府苑改建成祠堂,村民们也将疯癫道长的残骸收集到一起雕建了一座石身,立在祠堂正中,也就是龙头之上,从那之后,祠堂香火不断,人们有求必应,经历大大小小的战役,直到现在,那个祠堂和道士的石身都依然在。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