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变成二狗的那些日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8:42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故事简介】

庄妆发现自己家的大狗近来有些诡异,不仅会自己开电脑,还会打字……哈哈,一定自己加班太累出现幻觉了,这只肥萨摩却一本正经地打字告诉她:我就是原总监……

庄妆发现自家的萨摩近来……有些诡异。

有天她凌晨三点左右爬起床去厕所,隐约听到隔壁书房有细碎的声音,庄妆当时晕得云里雾里的,但还是下意识地探头一看。

结果她看到二狗子——也就是她那只肥肥白白的大萨摩耶,正竖着耳朵蹲在地上,不停地用爪子去按书桌下电脑主机的启动按钮。

注意到有人出现,一向跳脱傻缺的二狗子却并不惊慌,而是缓缓扭头平静地与庄妆对视,在那一瞬间,庄妆从那双平静无波又大又黑的狗眼里看出了一丝痛楚与悲伤。

哈哈,一定是加班太累出现幻觉了,庄妆如是想。

做这一行出现幻觉,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庄妆是名游戏策划师,供职于全国最大的IT公司,外人眼中的高薪肥差,实际是朝九晚十的卖命活。

一大早庄妆叼着面包打开电脑,泡好一杯热咖啡,开始浏览有关一个唐朝服饰的网站。

庄妆现在所在项目组目前正在开发一款叫《纵横》的3D武侠角色扮演网游,负责跟她对接的美工王贱贱很八卦地说:“庄庄你不觉得奇怪吗,今天早上所有项目组的头儿都不见了。”

“不会吧……早上电梯里陈总的‘头’还是在的哦。”

王贱贱白了庄妆一眼,神秘兮兮地说:“收到消息,昨天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原总监出车祸了……现在上面乱成一片,几个大项目组的头儿现在正赶去医院里看情况呢。”

原总监……庄妆恍然大悟,口中的面包碎差点喷了王贱贱一脸:“你是说原折辛?”

王贱贱对庄妆的后知后觉翻白眼:“我们公司,还有哪个别的原总监?”

原折辛原总监,全国最知名的游戏总监,曾是国外知名游戏公司的首席制作人,近年回国以技术入股了庄妆所在的IT公司,只要经他研发的游戏在市场上皆是所向披靡,爆红赚翻。

但也因为原折辛行事作风上独断独行脾气差劲而被员工们私下誉为“暴君”。

暴君出事了,虽然欷?感慨,但他们基层小小虾米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晚上庄妆打包了猪扒饭回去,还在街上买了二狗子最喜欢吃的牛肉丸。

打开门后,没有往常的满地狼藉,大狗也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屁颠颠地扑上来,而是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庄妆去摸大狗的脑袋,还把牛肉丸摆在它面前,几乎是带点讨好地说:“二狗,姐姐给你带牛肉丸了哦!”

大狗用前爪挥开庄妆的手,神色复杂地看着那些牛肉丸,也不去闻,哼了一声几乎是以高傲的姿态从沙发上跳下,径直往书房里走去。

庄妆泪流满脸地捧着牛肉丸跟在大狗屁股后头,众所周知萨摩耶生性调皮爱卖萌。见人就爱贴上去,自家的宝贝究竟怎么了才会变成今天这样阴沉古怪的样子,难道是生病了吗,还是发情了……

就在庄妆胡思乱想之际,大狗已经成功地拍开电脑,然后利索地跳上电脑椅,静静地等着电脑开机。

庄妆看着这一幕,脚开始发抖。

我一定在做梦,庄妆想,一定是因为加班过多的原因,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这个时候,大狗将爪子放到鼠标上,用鼠标慢慢打开了一个TXT文档,然后开始用爪子按键盘打字。大狗蹲坐在电脑椅上,完全没有了被世人誉为微笑天使时的甜蜜可爱,黑瞳里满是暴戾阴沉,倒像一匹暴躁的白狼。

“我是原折辛。”

24寸液晶屏上,如是显示着。

庄妆一拍额头,自欺欺人地爽朗笑了起来,甩甩头往卧室走:“真的要早点睡了,明天还是要去看看医生比较好……”

救命……

她居然出现了“自家二狗子成了原总监”的荒谬错觉……而且这个错觉有越发逼真的感觉!二狗子居然在扯她的裤脚想让她更清楚地看显示器上面的那几个字。

“你……你……你是原折辛?”

庄妆惊悚万分,声音早就萎成一团泥,她颤颤巍巍地倒在地上,看着那只全身雪白的大狗一脸严肃地,朝她冷峻地点点头。

二狗子,不……原折辛通过电脑告诉庄妆,昨晚八点多他在下班回家的途中,刹车失灵撞上了前面的大卡车,然后醒来后就变成这样子了。

“八点钟就能下班……不愧是总监啊。”

原本只是自己的嘟哝,大狗却耳朵灵敏地动动,居然是听到了,然后狠狠地用爪子拍了下桌子,眼瞳里那股锐利的冷光让庄妆不自觉地屏住呼吸,挺直腰板——

果然领导无论变成什么都会那么有气场。

大狗继续打:“事有蹊跷,这事必须查清楚,当然最紧要的事就是让我回去——庄妆,你家这只狗未免也太肥了!”

二狗子是庄妆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宝贝,两年来哪天不是细心照顾,这才养成现在百来斤,长毛雪白的大胖狗。

原折辛的灵魂在这里面,那她家的二狗子呢,她最宝贝的二狗子呢?

大狗看着沮丧的庄妆,沉默了许久,这才在电脑里打下:“等我的灵魂回去后,你家的狗也会回来的,我保证。”

第二天早上庄妆带大狗坐电梯下去,邻居善意地去摸大狗的脑袋,被大狗凶神恶煞地瞪了回去,邻居吓了一跳,说:“二狗今天昨啦,怎么这么凶!”

庄妆满脸尴尬地解释,说:“二狗它呢,似乎是不太舒服,医生说可能是发情了,你知道发情的狗都很难以揣测的……”

大狗阴沉下脸,看着满嘴跑火车的庄妆,危险地眯起眼睛。

庄妆心里一抖,就叫了声领导——

但显然领导是绝对不会因为庄妆的祈求而收敛,随后在花园的时候,其他狗狗欢快地上来互闻屁股一汪星人打招呼的方式从来就是这样直白。

然后大狗果断地咬了一口试图闻它屁股的小苏牧。

晚上庄妆小心翼翼地清理大狗在打斗中被扯乱的狗毛,再看了眼眯着眼休息也很威严的领导,轻轻地叹了口气。

领导,真是难伺候。

周一,原折辛给庄妆布置了任务。

作为一个公司家里两点一线的死宅,面对一个树敌颇多的领导,让她去调查幕后凶手,这显然是不科学的。

作为工作狂,原折辛感情生活清白得可怜,既没有对他死缠烂打的痴情女,也没有对他恨之入骨的情敌,既然如此,那只能是仇杀。

“我是良民,不做非法的事。”

原折辛一边接受庄妆的喂食,一边用爪子在iPad上写:“况且我一向对事不对人。”

“哦,每一个自以为亲民的领导都会有一句‘对事不对人’的口头禅呢。”

大狗眯起眼,庄妆假咳。

原折辛无奈之下,只好让庄妆去医院看看他那副暂时没了灵魂的身体。

“不去。”庄妆耸肩膀,“我一个小职员,用什么立场去啊,而且你可是在VIP病房!”

“想办法。”

“哈,当领导的就知道说这句!”

大狗白白尖尖的耳朵垂了下来,原折辛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失落会那么明白地表现出来,但庄妆太了解了——黑黑亮亮的眼里透着一股无辜的指责,能让人的心都软化掉。

庄妆无意识地去摸大狗的脑袋,毛茸茸的触感这样熟悉舒服,一般这个时候二狗子会舒服地眯起眼睛,然后把大脑袋放在庄妆的腿上,现在的大狗只是一愣,诧异地看着面前为它细心梳毛的女生——

被摸下巴的感觉好舒服,舒服得都想躺下要求更多的抚摩,但这是作为狗的习性,作为男人的话这样子真是太糟糕了,大狗狠下心,转过身背对庄妆,留下一个孤单的狗背。

很久之后,大狗才听到后面的女生长叹一口气,那是妥协的意思。

“好啦……我会想办法混进去的,别生气了好不好。”

庄妆通过一个在这家医院当护士的老同学的关系,混到了VIP那层楼房,在属于原折辛的那间单人病房门口,庄妆遇上了一个看起来颇为眼熟的青年。

青年西装革履,看年纪不过二十五岁,面容英俊,一身贵气,他上下打量庄妆,庄妆对着青年怀疑的目光深呼一口气,徐徐说明来意。

“哦?你是照看我哥房子的邻居?”

虽然原折辛没有跟她提过自己有弟弟这件事,但庄妆还是面不改色,说:“是啊,我这里有他房子的钥匙……从新闻上看到原先生出车祸的事,我就在想要不要把钥匙先还给他的家人。”

自称为原林野的青年为庄妆打开了病房门,微笑着说:“还就不必了,就先放在庄小姐这里就好。”

一进病房,庄妆就看到了睡在病床上的原折辛,在记忆中应该属于原折辛那张英俊得近于锐利的脸如今苍白如纸,氧气面罩几乎盖住了那瘦削的半张脸,各种仪器的管子和点滴管从被中伸出,像爪牙一样吸附在这具瘦削的身体上。

庄妆沉默不语,捏着钥匙的手慢慢收紧,原林野将庄妆的一举一动收在眼底,他靠在门边,姿态十分潇洒,在庄妆离开的那瞬间,突然开口说:“庄小姐,我那位哥哥……说好听点是为人谨慎,说难听点呢,就是脾气古怪不信任任何人,他能将房子交给你保管打理,看来……庄小姐跟我哥的关系,很值得玩味呢。”

最后庄妆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对于庄妆苦逼的抗议,大狗在iPad上滑动爪子,写下:“年终奖翻倍。”

庄妆一愣,马上扑到大狗身上抱住大狗晃荡:“二狗!不一领导!下一次探望是什么时候!快说!”

大狗岿然不动,一爪子按在庄妆的脸上,一脸嫌弃。

庄妆因为年终奖翻倍这个许诺而抱着大狗的腿傻笑不止,大狗任由庄妆抱着傻乐,半晌,才在iPad上写:“原林野,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是一个老套的豪门故事,原折辛的母亲在他十六岁时胃癌去世,而就在二个月后,父亲却从外头带回来了他的私生子,原折辛愤而离家,去美国一待就是八年。

“所以,你怀疑是你弟弟在你车上动了手脚?”

大狗摇摇头,似乎愿意去信任那个与自己并不相熟的弟弟,大狗眼神里有难得的沮丧与焦躁,它微微仰头出了会儿神,才跳上床拱进被子里。

周末的公园十分热闹,人们看到一只雪白萨摩慢悠悠地从男厕出来,走到庄妆面前抬起爪子,示意要擦爪。

众人啧啧称奇,这只不喜欢卖萌不喜欢摆尾巴的阴沉萨摩很快被游人们围观起来,大狗板着脸,严肃地看了眼庄妆。

眼看领导要生气,庄妆马上打哈哈带大狗离开,大狗跳上树下的长凳,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

庄妆正打算狗腿地问问总监需不需要喝水,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叫:“庄小姐,好巧啊。”

她看到大狗全身一僵,眼里全是戒备,庄妆诧异地转过头,看到不远处有个青年一身运动衣,牵着一只大金毛,朝她潇洒挥手。

不是冤家不聚头,今天是忌出门是吧,庄妆一边顺大狗的毛,一边努力地自然微笑:“嘿,原先生……”

一身阳光笑意的好青年收起在医院时的精明,显得和善可亲,大狗一脸暴躁地用爪子拍开想闻它屁股的金毛,甚至露出牙齿做出要咬人的姿态。

“总监,总监别咬……”庄妆看得满头冷汗,一旁的原林野却笑吟吟地说,“原来它叫总监,真是特别的名字呢。”

庄妆如今的笑比哭还难看,说:“是啊。”

原林野建议两人一起四处走走,庄妆心想这倒是个打听消息的好机会,一路上金毛被揍得很惨,唯唯诺诺地跟在后头,大白狗这才哼了声,亦步亦趋地走在庄妆身边。

庄妆问起医院原折辛的近况,原林野表情很坦荡,说:“身体已经稳定下来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清醒。”

庄妆顺口说:“有个植物人自从听了《爱的供养》,就醒来把音响关了,也不知道你哥最厌恶什么。”

大狗随即狠狠地踩了庄妆一脚,庄妆忍痛,原新野却认真地想起这个问题,他眯起眼睛,说:“他厌恶的东西可多了,比如我。我想如果我在他面前多晃几圈,他醒来的概率也会大很多吧。”

“哈哈,原先生……你真是幽默啊。”

原以为是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人,虽然表面上交换了电话,但想也知道这只是客套罢了,没想到几天后,庄妆真的接到了原林野约她周末出来遛狗的邀请。

遛你哥……

这种事庄妆打死都不想再体验了,但对方却意外地执着。

庄妆从不敢隐瞒原林野的任何短信,大狗眯起眼看完短信。打字说,“无所谓,去吧。”

“哎——”

你倒是无所谓,可她一想到要夹在两兄弟之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就痛苦得夜不能寐。

赴约后,原林野和大狗之间相安无事,庄妆在心里松了口气。

原林野将庄妆和大狗送回家后,大狗却自顾自地去了书房,把电脑拍开,点开一个陌生的网页。庄妆好奇地问:“总监你翻墙去哪儿呢?”

大狗偏了偏头,回:“去原林野的电脑里看看。”

总监你这分明叫非法入侵别人的电脑好吗!

庄妆哭丧着脸说:“那总监你手脚做麻利点,可别让人发现……”

大狗哼了声,晃动了一下身子。

“啊?”

大狗啪啪打:“抓痒。”

被一只狗奴役的主人,全天下估计也就她庄妆一人了!

看着认真操作电脑的大狗,庄妆犯起难了,究竟怎么样才能让总监的灵魂乖乖回去呢,如果回不去那可该怎么办,一直这样把总监饲养下去吗?

放在电脑旁的手机振动,看到短信是原林野发来的,庄妆马上将手机交给大狗,大狗一看。放在鼠标上的狗爪子半天都没有移动。

“咦,怎么了吗?原林野说什么了?”

大狗沉默地回:“他约你下次出去吃饭。”

“饶了我吧……”

听到大狗继续啪啪击打键盘,庄妆一看,便愣住了。

——他这是想追你!大狗如是说。

庄妆顶多称得上长得比较讨喜可爱,也没有让人能够一见钟情的相貌,以原林野的财力背景什么样的美女没泡过,这样突兀地向她示好,怎么看都另有所图别有用心。

庄妆越想越害怕,对大狗说:“你弟弟八成是这种心态,他觉得你把房子钥匙交给我表示我与你关系匪浅,估计还有一腿呢——你说他想追我,肯定是因为他觉得我与你有关系,这才想把哥哥的人追到手……”

大狗回,“你电视剧看多了,去吃个饭而已,就当应酬。”

庄妆说:“是啊应酬而已,可总监……你也要去吗?”

大狗翻白眼,回:“自然要去。”

快到年末了,天气也越发寒冷,庄妆给床上加换了两床羽绒被,萨摩耶虽然是西伯利亚犬种不怎么怕冷。但晚上大狗还是自己跳上了床,庄妆睡在床另一边,看着旁边缩在被窝里的大白狗,心情微妙。

虽然总监是个男人……但现在是只狗,同床有什么大不了的,做好心理建设的庄妆一转身,就看到大狗的脑袋支在自己的爪子上,身子蜷成一团,漂亮乌亮的杏核眼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无辜得近乎天真。

虽然面前的是个大麻烦,但无论如何自己也没办法抛弃它,庄妆一边顺大狗的毛,一边说:“总监,你说等你回去后,还会记得现在的事吗?”

大狗哼了一声,舒服地转动脑袋。

庄妆想,不记得也好,不然对着领导可真尴尬……

睡意袭来。庄妆渐渐沉入梦中,顺毛的手也搭在了大狗的颈上,大狗也顺势将脑袋搭在庄妆的肩上,在半睡半醒间,她似乎感到有热气扑打在自己的脸颊上——

寒风不断击打着窗户,室内温暖,庄妆抱着大狗用最后一丝清明想,就这样过下去,似乎也真是不错。

真不错这种话,庄妆决定收回,当两人一狗被各种餐厅拒绝进入,而那罪魁祸首却昂首挺胸斜睨不退让的时候,就知道带一只这样巨型拖油瓶是多可怕的一件事了。

原林野为难地看着大狗,对庄妆说:“就不能把它先拉回家吗。”

大狗顿时臭脸,冷漠地夹在两人中间,庄妆长出一口大气,说:“我回家做饭吧,今晚吃海鲜火锅,原先生麻烦您陪总监在超市门口等一下吧。”

当庄妆大包小包从超市赶出来的时候,原林野正蹲在地上逗大狗,但显然大狗极其厌恶这种行为,不断地用爪子无情地挥开青年的手指,看到庄妆出来后,大狗小跑过去。

就在此时,一阵尖锐的刹车声打破所有的宁静——一辆小型面包车突然在路边刹车,车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车里伸出两只手拖住大狗就往车厢里拽,随即迅速扬长而去,眨眼间,大白狗就从眼前消失不见了。

庄妆在一瞬间脑中失去了任何记忆,是原林野大喝一声庄妆的名字,庄妆才缓过神,这个时候偷狗贼已经驾着车几乎要消失在马路尽头了,庄妆此时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字,追!

她坐在副驾驶上,手都在打战,前面那辆面包车开得极快,原林野全神贯注地开车紧跟,庄妆被从没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

据说偷狗贼会给狗狗注射毒素,几秒钟就会毙命——不,大狗品相那么好,一定是拿去卖,不会那么残忍整死它。可总监就在里面,被绑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个认知几乎让庄妆全身碎成几块,她只能感受到内心的焦灼像火焰一样烧灼自己,身旁原林野在耳边的安慰庄妆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最后那辆面包车停在一个郊外的破旧仓库外,越是逼近紧合着的卷帘门,空气中的狗腥之气就越来越重,混合着污血的味道,熏臭得人想吐。

庄妆屏住呼吸,原林野的意思是让她稍等片刻,但庄妆已经不能再多等待一秒,她抓起卷帘门狠狠往上一抬——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伴随着空气中飘浮起的灰尘,庄妆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几百平方米的仓库里堆了大大小小的铁笼子,所有的笼中都关满了猫狗,动物们的皮毛早就脏得看不出颜色,见到有人进来,它们开始奋力地将爪子从铁笼的空隙间伸出来。

原林野也忍不住捂住鼻子,说:“这里看来就是他们的老窝,庄妆你别冲动,我已经叫人过来了。”

这时,几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凶神恶煞地赶了过来,叫嚷着让他们赶紧滚出去,否则就要给他们好看。庄妆冷笑,说:“把我家的大白狗交出来。”

对方当然不肯承认,原林野挡住那几个青年,转头对庄妆说:“你去找大狗!这里我来。”庄妆一边找一边叫大狗的名字,她拼命叫,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听到一声低低的回声。

庄妆的眼泪刷刷的就落了下来,大狗全身瘫软在地上半点也无法动弹,颈下的毛上全沾了血,一向最爱干净的大狗早就脏得不成样子,但眼睛还是有光亮,那股光亮在看到庄妆出现的一瞬间,尤其明显,大狗挣扎着想站起来,但还是颤颤巍巍地倒了下来。

庄妆又觉得心脏开始锐痛起来,她跪了下来,眼泪滴答滴答落在大狗的脸上。

“我,我来迟了……”

都是自己的错,如果坚持不带大狗出来就好了,如果不是她要去那个市场买菜,如果……脑中闪现出无数种如果,她从没有如此悔恨过自己。庄妆紧紧地抱住大狗,哽咽着不断地抚摩大狗的脑袋,哭得像个失去依靠的小孩,大狗第一次伸出舌头舔了庄妆的脸颊,爪子轻轻放在了庄妆的手上。

泪眼婆娑中,庄妆似乎看到对方微眯的眼睛里有一丝从未见过的温柔。

然后大狗就垂下头,彻底闭上眼了。

在那之后,庄妆的生活彻底恢复了平静。

大狗那时被偷狗贼打了麻药,最后还是救了回来,只是醒来的大狗再也不会自己打开电脑了。

是的,原折辛的灵魂已经不在这里了。

现在的大狗,只是一只普通的会撒娇卖萌的二狗,再也不会嫌弃庄妆的厨艺,也不会霸占着遥控板看财经频道,更不会在晚上睡觉她踢被子的时候,拼命用嘴巴把被子给她扯回去。

回到公司后,隔壁美术组的王贱贱照例来找她八卦,说:“庄庄,你知道吗,原总监恢复得很快哦,老陈说要动员大家做个有创意又能体现我们对原总监深切关怀的礼物送去医院。”

嘁,之前总监昏迷的时候他还不是巴着别人生怕站错队……

公司里那些为了总监之位明争暗斗的人,也因为原折辛的苏醒而暂时恢复平静,庄妆一边吃她的面包,一边失神地想,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吗,自己又在若有所失个什么呢。

大概是习惯了对方的陪伴,所以回到家的时候就格外觉得孤单。一个月后,公司在酒店专门包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Party迎接原折辛出院。

在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庄妆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戛然而止了一样。

被众星拱月般围绕着的男人穿着休闲衬衣和牛仔裤,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但因为瘦得厉害,越发显得英俊冷酷不近人情。隔着欢闹的人群,庄妆呆滞的视线与对方瞬间碰在了一起,庄妆条件反射一样死死垂下眼睛,做贼心虚般埋头猛吃自助餐,好像只有食物才能安抚她刚刚跳动过度,受了惊吓的心脏。

原折辛,果然是不记得她了,就算是那一瞥,自己也能看到对方眼睛里的冷感与淡漠。

庄妆酸酸地想,好人难做,领导许诺的那双倍年终奖,肯定也是骗人的,果然领导这玩意儿,最不可靠了。

在大家一片鼓掌声与起哄声中,原折辛被请上了舞台,一同被请上来的还有《纵横》新请的游戏代言人一以火辣身材闻名的某宅男女神。女神显然对原总监极感兴趣,有意无意地用傲人巨乳贴近对方,底下的人看得真切,王贱贱在一旁兴奋地猜测说:“庄庄,我猜她绝对有E!”

“王兄好眼力……”

王贱贱羡慕地说:“有眼力没财力啊,总监真是好艳福……”

“是、是嘛……”

已经待不下去了,整个场子的欢闹都像是刺,暴雨梨花针一样嗖嗖全扎中了她的心。庄妆呆呆地看着台上的男人,她想起最后那个跟大狗同眠的夜晚,大狗从被子里钻出头,慢慢舔了她的脸颊。

好像亲吻一样。

明明是同一个灵魂,但此刻大家已经是陌路人了。

台上还在继续热闹狂欢,庄妆眼眶发红地躲进了厕所。她深吸了几口气,用冷水洗了脸,确定眼睛没有发红了才偷偷再溜进会场,用饭盒打包了肉骨头和面包给二狗,准备趁机溜走。

她打开安全通道的门,却发现门后的走廊窗户边,有男人正背着窗户,微微仰着头在抽烟。

门口暗淡的灯光和烟雾勾勒出男人英俊的脸部线条,庄妆吓了一跳,视线紧紧地盯着那边的男人,脑子里一片空白。

——原折辛,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看着她,居高临下地,冷冷说:“策划部的吧?”

“啊?啊!”庄妆哑口无言。

原折辛靠在窗边,修长的手指间夹着烟,声音微沙,中气并不十足,但依旧慑人:“看到领导就这副德行吗?”

庄妆下意识地背就挺起来了,也顾不得场合,结结巴巴说:“领,领导好!”

“要溜走?”

下意识地将打包的袋子往身后藏,庄妆脸涨红到手足无措——试问哪个员工偷溜被顶头老板抓住能淡定的?她结巴地说了实话:“家里,家里还有狗狗等着吃饭……”

男人长长地哦了一声,抖了下烟,庄妆觉得自己再不离开一定会窒息,她说:“原总监,恭、恭喜原、原总监,出、出院……那我先走了。”

“站住。”

庄妆僵住,背后的男人说:“庄妆,你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

“啊?”

生平第一次被人指责无情无义的庄妆瞬间眼红了,她喘着粗气,拼命地按着电梯按钮,委屈和羞愤让她只想快点逃离这里,水雾模糊了眼睛,这个时候,后面的男人按住了她的手指。

“你想把自己手指戳坏吗?”

庄妆咬着唇,狠狠瞪他,男人一愣,随即也恶狠狠地笑:“你哭了?”

“不要你管,你走开!”

原折辛像一只狼,潜伏的时候不动神色,等抓住了猎物,才露出阴森得意的笑:“我要是走开了,谁给你发双倍年终奖?”

庄妆呆住,吸了吸鼻子,仰头看着面前的人。

原折辛越说越大声,几乎是带着控诉的语调怒斥:“我等了你那么多天,你居然连医院都不来一下,庄妆你的胆子可真大啊,还敢假装不认识我,我在台上看你那么多次你居然假装看不到我?我告诉你,你再有这种态度,年终奖别想要了!”

啊?啊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