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股市与楼市为何长期冷热不均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8:23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近来,我国A股市场出现断崖式下跌,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房地产价格强势上扬,尽管有关部门的政策导向颇为明显,希望过冷的股市热一点儿,以及过热的楼市冷一点儿。

但是,股市的“寒症”由来已久,而楼市的“热症”也由来已久。专家指出,股市与楼市长期冷热不均,导致了要素市场的一些功能错位,只有让供求关系合理化,两个市场才能走上持续发展的轨道。

股市添堵:该热的热不起来?

端午之后,A股市场在热钱撤离和IPO开闸预期的影响下,出现了连跌行情。上证指数出现八连跌,创出年内新低。截至17日收盘,上证指数收于2156.22点,6月以来跌幅达6.28%。

股市长期低迷,与经济持续稳定发展形成了强烈反差。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认为:“我国资本市场在功能设计和市场定位上存在偏差,重融资轻投资,重‘圈钱’少回报,重上市公司轻个人投资者,导致股市成为部分上市公司及高管的‘提款机’。”

尽管IPO暂停已逾半年,但再融资一刻没有停歇,成为A股市场的头号“吸金机”。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A股再融资规模超过6000亿元,是过去两年IPO总量的1.54倍。以2012年中小企业IPO平均每家5亿元的融资额来算,相当于1200家中小企业IPO的融资规模。

“A股圈钱如同接力赛!”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说,“企业IPO通过价差掘得第一桶金,通过不断再融资获得第二桶金,通过解禁、大宗交易等获得第三桶金,如此挖掘下去,普通投资者连残羹剩饭也吃不上。”

在大规模融资的同时,上市公司对股民却吝于回报。2012年底,沪深300指数公司股息率仅为2.66%,远低于其他市场。

分红派息作为回报股东的重要形式,被一些上市公司搞成了“荒唐闹剧”,诸如量子高科、人福医药等上市公司向股东派发龟苓膏、安全套等礼品,让投资者感到啼笑皆非。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保树认为,上市公司损害股东权利的行为会扭曲资本市场的功能,导致股市价格体系发生变异,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投资者的投机心理。

楼市“闹心”:该冷的冷不下去?

反观房地产市场,虽然调控接连出台却仍挡不住节节攀升的房价。最新数据显示,4月70个大中城市中67个城市房价环比上涨,68个城市房价同比上涨。不少经济学家预测,长期来看楼市仍然看涨。

房地产市场的持续上涨,难道真有如此多的消费需求支撑?不得不承认,源源不断的资金流入看重的,仍然是房地产的投资和保值功能。炒股不如炒楼的投资理念在一部分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也有不少专家将房价持续上涨的原因归结为货币超发。在全球量化宽松的背景下,中国的货币供应量(M2)也创下新高。央行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我国M2余额首次突破100万亿元大关,高达103.61万亿元,约占全球货币供应总量的四分之一。

北京市华远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任志强表示:“看看这几年房价为什么涨这么快?因为货币超发……中国超发货币之后,没有看到通胀,是因为政府采取了限价的手段。”

星展银行大中华区投资顾问总监王良享也指出,在经济动力不确定的情况下,很多投资者都寻找一些房地产或房地产信托进行投资。

货币超发效应已经渗透到千家万户,近期令世人目瞪口呆的“中国大妈”式抢金潮印证了老百姓最在意手头的“钱袋子”缩水,关键是如何让资产保值增值。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坦言:“地产调控到目前为止未有大规模的成效,原因就在于老百姓没有除了房地产之外的可信、稳定的投资渠道。”

多少计划行为,扭曲市场经济?

同为资产,股市楼市为何冰火两重天?不少专家直言,过多的计划行为扭曲了市场经济。

叶檀曾表示,行政审批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寻租价格,某些人假借市场之名侵害普通投资者的权利,以优质品的价格贩卖市场劣质品,导致了市场定价体系的紊乱。

上海证交所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认为,证监会应该是证券市场的警察而不是组织者、指挥者,但我国监管机构主要精力都放在上市审核、调控市场,投向市场监管的人员、资源偏少,这使得对市场违法行为的打击力有不逮。

由于行政审批管制太严厉,妨碍了资本市场有效配置资本的功能。资本市场改革应该由行政审批制向市场化的注册制发展。

如今,再融资审核权下放至交易所已经成为市场的普遍预期,起到IPO分流作用的“新三板”也即将开闸,而退市制度能否有效执行,同样检验着市场化的程度。

证监会新任掌门肖钢近日发声:“证监会作为监管部门,对不该管的事情,要坚决地放、逐步地放、放到位;法律允许放的,抓紧放,法规还不允许放的,修订法规条例后逐步地放。”这一“简政放权”的表述,引发了市场对证监会审批制改革的猜想。

不过,上交所副总经理徐明表示,如何避免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如何确保证券公司等机构坚守诚信与法制的底线,就显得更加重要、更为迫切。

行政审批下放的前提,建立健全信息披露机制,落实发行人及证券中介在IPO过程中的各自独立的主体责任,并引入集体诉讼机制保护投资者,迫在眉睫。

这样的改革,当然会有阵痛,但只有如此才能让供求关系合理化,中国股市才能逐渐摆脱低水平重复,走上价值创造的正轨。(记者 桑彤 姚玉洁 周琳)

北京订做工作服

泉州工服定做

呼和浩特西装订做

湖南设计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