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股债两市整肃延续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4:01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监管层的“整饬”与新业务的“释放”同步。

与2013年较为集中的银行间债市打黑有所不同,2014年以及当下,资本市场反腐逻辑已向股票、债券及其二级市场全面席卷,多名资本市场重量级参与者或监管者,其职业生涯都这一年中戛然而止。

从针对二级市场多个基金老鼠仓的捕获,到离职多年的券业大佬的落马翻船,再到来自监管层权力掌控者的被卷入,都在印证着资本反腐正呈现出由此前局部化、单一化向全面化、立体化及跨市场开展的趋势转型。

债市整肃:从交易转向发行

早在2013年,由前万家基金的基金经理邹昱、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杨辉等债市从业人员被带走调查所牵出的核查风暴曾让市场为之瞠目。彼时,多家基金公司、券商及商业银行债市交易人士被曝涉案其中。

但这并不是债市整肃的终结。2014年,针对债市违法行为的调查再次升级,而在涉案方向上,亦由去年广受关注的二级市场代持养券、一级半市场的丙类户过券等问题向一级市场的承销、发行环节扩散。

这之中,有关企业债的涉腐现象更成为今年的债市整肃行动的重点。而2013年10月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的有“债市女王”之称的前国信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总裁孙明霞案或成为此轮反腐的重要突破口。

孙明霞被公安机关调查后,有媒体报道称其已供出有关债市涉腐的“百人名单”,范围涵盖企业债的审批、发行等多个环节,而2014年8月中旬,原发改委财金司司长张东升、海通证券债券融资部负责人曲林被调查则亦成为该案的发酵节点之一。

更让市场始料未及的是,已离开证券界四年之久而转投私募界的行业大佬胡关金也遭此案牵连并被带走调查。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多年前的企业债发行问题如今仍被清算,意味着当下债市反腐已进入更深阶段。

“如果这么早的案子也被挖了出来,说明针对这次债市反腐的行动力很强,谁也不会再有侥幸心理。”前述固收项目经理坦言, “以前不少做债的人也更低调了,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之前可能有什么地方可能踩线”。

而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前述被调查的债市大佬均为市场的“重量级人物”,其对司法部门尚未掌握的犯罪情况的供述,或将牵出更多与企业债黑幕相关的落马者。

2014年12月17日,接近固收市场人士透露,发改委财金司前处长的苏崇波和魏星两人被带走调查,成为了债市反腐的又一阶段性发酵。值得一提的是,苏、魏二人早在案发前就已因轮岗被调至其他处室,而后魏星还从发改委离职前往中信建投证券工作。

“之前市场觉得(调查)仅限于特定的一、两家券商承销人员,但后来张东升被查改变了这种预期。”前述项目经理坦言,“企业债运行了这么些年,涉及的利益相关者太多,未来不排除还会有人被牵连其中。”

多领域反腐同步

事实上,无论是债市打黑还是基金业捕鼠,都只是2014年资本市场整肃行动中的一枚缩影,而随着各类调查的逐渐深入,资本反腐更向纵深化的方向发展。

2014年11月4日晚,国海证券公告称,公司接到检察机关通知,公司总裁齐国旗因个人原因被批准逮捕,副总裁陈列江协助调查。公告虽未对齐国旗被捕原因进行解释,但市场仍然猜测其与企业债反腐窝案有关。

而齐国旗的被捕,亦成为2013年以来资本市场反腐行动中首位在任期间被牵连的券商总裁级人物。

此外,银河证券原固定总监代旭亦成为2014年资本反腐下的落马者。但值得一提的是,代旭案的发酵或与前述企业债窝案并无瓜葛。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针对资本市场的整肃行动并非集中在某一特定领域,而呈现出全面化的特质。

“从二级到一级半,从一级再到产品设计,(反腐)已经深入到了资本市场的各个环节。”一位接近交易所人士坦言,“每个案件背后并都有逻辑联系的,即便被查的时间相近,其原因也可能不尽相同,这也意味着对市场违法的治理已经从局部渐渐走向全局。”

在这场全面席卷的资本反腐中,最被市场关心IPO领域中可能存在的腐败问题,也并未成为例外。

2014年12月1日,中国证监会官网消息称,“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涉嫌违法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虽然证监会并未公布李量被调查的具体原因,但市场分析称与其在创业板发行审核期间的工作不无关联。李量的落马或许仅是针对资本市场权力层反腐的一个开端。

济南工作服订做

厦门职业装订做

南平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