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小夜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友大我16岁

发布时间:2020-03-13 20:02:22 阅读: 来源:小夜灯厂家

“男友大我16岁” 2006/8/1111:30:29  【字体:缩小放大】

讲述:娴

采写:林町

时间:8月4日晚

地点:湖滨中路某咖啡馆

娴的故事让我想起那句歌词:“相爱容易相处太难”。娴当初的爱是那么义无返顾,尽管城比她大了整整16岁,尽管“100个人中有99.99个人反对”,尽管那时有好几个年龄相当的男孩对她一片痴心。但只是短短的两年,娴变了,城变了,一切都不复当初。娴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城开始变得多疑猜忌,两人之间的相处已成为一种煎熬,在煎熬中消磨掉那曾经炽热的感情。

“曾经只是我敬佩的长者”

我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爱上城的。他既不帅气,也不是很有钱,而且还离过两次婚,年龄比我大16岁。也许,只因为我当初太年轻,连自己也捉摸不定自己的心思。

我的家境不是很好。初中毕业那年,我考上了师范学校,但因为当时家里在盖新房,正是债台高筑的时候,根本没有钱供我继续读书。虽然父亲没有明说,但我感觉得出他很为难,所以,我便自己提出要中断学业出来打工。起先,我进了老家那边的一家制衣厂,还在那交往过一个和我年龄相当的男友。之后,我一个亲戚介绍我进了啤酒厂。在那,我遇到了城。

城是厦门一家私营制冷机械公司的副总,主要负责工程技术。当时,我所在的啤酒厂从他们公司购进了一批制冷机械。于是,城代表厂方来我们这进行技术交接和培训。城的技术能力非常强,他只有初中文凭,口袋里揣几百块钱就从老家湖北跑到厦门来打拼,能当上副总完全是靠他的苦干和过硬的技术水平。

我们一批7个人被厂里招进去后,先进行了约一个月的基础培训。然后,工厂对我们几个人进行了一次理论知识和上机操作的综合考试,那次我考了95分,是第一名。通常说来,男孩子对技术更敏感,掌握得更快,但我是那种在工作上特别好强的女孩,所以,花了很多心思去钻研技术。那时,我们的工作是24小时三班倒,一个班8个小时。但我上完自己的班后会主动留在厂里。你想象不到,那段时间,我一天在厂里待18个小时,就为了搞懂那些机械的运作原理和操作技巧。除了好强的性格外,我这样做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很想掌握一门过硬的技术,因为,我必须和父亲一起撑起我们那个贫困的家。

或许因为我太努力,城开始注意到我。有一次,我之前在制衣厂认识的那个男友打电话到车间来,是城接的。城听说他要找我,就问他跟我什么关系。那男孩可能在电话里说了些轻浮的话。因此,城在我听完电话后突然说:“如果我再年轻10岁的话,绝不让这种男孩追求你。”我当时只是生气地说:“工作上你是师傅,可以管我,但跟什么人做朋友是我的私事,请你不要干涉。”我是那种“神经大条”的女孩,当时并未听出他是在向我示好,对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直到那次事故的发生。

经过两三个月的“超负荷”学习后,我成了技术骨干,开始带新工人了。有一次,我的徒弟在操作时没有控制好压力阀,导致氨气大量泄漏,事故发生的那一刻,我正在那个泄漏口操作,以致瞬间吸入大量氨气而当场昏迷。我那徒弟一看这种情形就吓坏了,也没把我扶出车间,就自己跑出去报告情况了。当时,城正在车间主任的办公室,一听说我还在车间就飞奔了出来。等他赶到时,大量氨气已如浓雾般弥漫开了,城很担心我,也顾不得带防毒面具,只拿了条毛巾捂住口鼻就直接冲进车间。可是因为氨气的浓度实在太高,他根本找不到我,而待久了他自己也会中毒,所以,只能又冲出车间缓口气再冲回来。如此这般折腾了三趟,他才把昏迷的我从车间里抱出来。他救了我的性命,所以,我和父母都很感激他,开始经常请他到我家吃饭。他跟我父亲还挺谈得来,两人称兄道弟很是投机。我那时虽然对他多了几分好感,但也只当他是位值得敬佩的长者,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爱情不可思议地发生了

2003年9月,城回到厦门后把我的情况跟他们老总说了,那位老总可能觉得我也是个人才,于是就到我老家跑了一趟,还请我吃饭,动员我到他们公司工作。那年年底,我辞掉了老家的工作,父亲送我来了厦门。

刚到厦门那段时间,城很照顾我。他替我找了家电脑培训学校,每天送我去上课,学习办公自动化的课程。休息时间,他就带我到各处景点游玩。我只觉得跟他在一起很舒服很放松,渐渐地对他多了几分亲切感。我进公司后是在城的部门工作。

是什么让我爱上城的呢?要仔细追究起来的话,我的恋爱理由在旁人看来应该是不可思议的吧。我爱他,竟是因为他在制冷专业方面的技术能力太好了。我觉得他工作时很有魅力,无论什么样的技术难题,一到他手中便能迎刃而解,那感觉就像明星在舞台上散发出迷人的光芒,炫目得让你为之疯狂。于是,我和城走到了一起。那时候,我的父母还不知情,而知情的朋友都劝我要想清楚,公司老总也对我说:“我跟城也熟跟你也熟,但客观地说一句,我觉得你们俩在一起不合适。”总之,我和城的事,100个人会有99.99人反对,但那时候的我被爱情蒙住了眼睛,什么也听不进去。

2004年9月份,城和我先后辞职,找了家店面自己单干。我弟也从老家过来帮忙。那时候,我跟父母说了我们的事。他们怎么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居然和一个大自己16岁的男人同居,而且这个男人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一向孝顺的我这次没有听父母的,我相信城对我的真心,相信我们会有幸福的未来,我甚至准备好当那个13岁女孩的后妈。

“那一巴掌让我的心凉透了”

开始的那两三个月真的很幸福。每天早晨,他会买束鲜花送我,有时还会兴之所至地买礼物给我。我一度以为找到了一辈子的依靠,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那天,我一个老家的好姐妹打电话给我,那时我正关了门在厨房里忙活,我刚放下手机,他就气冲冲地推门进来,大声嚷道:“你刚刚是不是跟什么老相好打电话?还假惺惺地叫人家在老家找个女朋友算了,又说什么太晚了不方便出门。”我一下子就傻了,原来他一直在门后偷听我讲电话。其实,我那时正跟我那个姐妹讲他弟弟的事情。更出乎我意料的是,此后他经常查看我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内容。他还会按照他查到的号码打过去,如果对方是男的,就会直接冲人家嚷:“你凭什么给她打电话,你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不知道她是我女朋友吗?”因为这个缘故,我所有的异性朋友几乎都被他得罪光了。他们中有一个人曾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娴,你怎么找了个这么没素质的男人?这样能幸福吗?”我自己也开始困惑,但没想过要放弃。所以,我主动提出要把他13岁的女儿小杉从老家接过来。

在我看来,小杉很可怜。城和他第一任妻子离婚时,小杉才3岁。法院把小杉判给了城,但城根本没时间照顾她,所以小杉从小就跟祖父母一起生活,几乎没有享受过什么父爱和母爱。小杉从祖父母口中得知我的存在后,曾在来信中问候我,我也给她回了信。之后,我们断断续续通了半年的信。我觉得,和小杉之间已经沟通得差不多了,就让城把她接来厦门,希望好好和她相处,并尽己所能地弥补她失去的母爱。

一开始,我和小杉处得挺好的。想到她从小没有母亲照顾,我提出让她晚上跟我睡,那两个月,她每晚都是枕着我的手臂入睡的。一有时间,我还会带小杉去各处游玩去逛商场。后来,我开始觉得既然俩人相处融洽了,就可以对她进行适当的管教。大概由于在农村长大的关系,我一直觉得女孩子应该学会做家务,所以,我就要求小杉洗碗筷洗衣服。看她没洗干净,我也会唠叨一两句“女孩子做事就应该干净利落一点,你年纪不小了,做事情要认真点。”不知为什么,小杉好像特别抗拒我管教她。在家中,她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行为举动也越来越奇怪。有好几次,我撞见她在翻我和城的皮包,而且,我发现,钱包里隔段时间就会少个几十块钱。为这事,城有让她写过检讨。但她好像因此而记恨我,有一次,城发现小杉桌上的一张纸,上面竟然写着:“我爸爸太懦弱了,根本就不像一个男人,什么事都听那个女人的摆布……”

我和小杉的关系越来越恶劣,我知道城很难做,但想不到,他会做出那种过激的行为。一天,我进门时听到小杉高声谈笑,她很少在家中笑得那么开心,而且,奇怪的是我一进门她就立刻挂断了电话。我问她:“你刚才跟谁通电话?”她说是同学。我不信,就按了重拨键,一看是“16”的电话,我就说:“你看,这个号码怎么会是同学的,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谎?你自己看吧,是写检讨还是怎样?”小杉瞪着我用挑衅的口气说:“我打的是我爸的电话,你凭什么管我,你又不是我妈!难道,你还想让我叫你妈?”我实在气不过,加上那几天正为店里的事烦心,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小杉哭着跑了出去,这时,我发现城正站在门口,原来他一直就在一旁看着我和小杉的争执。我还没反应过来,城的一巴掌就火辣辣地扇在了我的脸上。“她是个孩子,你怎么能那样对她?我的女儿我不可能不管不顾,你已经决定要跟我一起生活,如果连我女儿都尊重不了,还过什么日子?”城的一巴掌和他说的话让我如同数九寒天掉进冰窖,一颗心凉透了。

一个给我煎熬一个为我等待

我和城好像站在开裂的地面上,横亘在我们之间的裂痕正与日俱增地扩张。

有一次,我身体不舒服,城说早点下班陪我去医院。我做好了饭等他,可一直不见他回来,就拨了他的手机,但一直是“无人接听”。后来,到晚上11点的时候,我拨了常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工人的电话,那人说他和几个风尘女子到酒吧去玩乐了。那天凌晨两点,城醉醺醺地进了家门。我问他去哪里了,他说给她姑姑的店面刷油漆。我最恨人骗我,当场就拆穿了他,一气之下把一桌饭菜也掀翻了。想不到,城竟动手打我了。

两个月前,我因为乳房肿块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自己竟怀孕了。医生说我之前为治病吃了太多药,可能会导致畸胎,所以建议我做人流。令我寒心的是,城没有陪我去做手术,而且,手术后我一个人躺在医院好几天,他竟一次也没来看我。

和城的绝情相比,志对我太好,好得让我觉得承受不起。我和志是初中同学,他一直喜欢我,毕业后经常给我写信通电话。直到他知道我和城走到了一起,才把他对我的感情藏在了心里。但后来,他从我们一个同学那听说我和城过得并不幸福,于是他又拨通了我的电话,说他一直在等我,说他不在乎我的过去。而且,志还把他的想法告诉了父母,他父母也知道我和城的事情,但他们也不介意,还托了媒人去我家提了两次亲。

我跟城提过分手的事情,他竟威胁我说:“你如果要离开我,你父母亲恐怕就见不到你弟弟了。”城是很冲动的那种人,我很怕他真的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对于他,我已经没有任何期待,只希望他能好好地放手。(文中人物全部采用化名。)

泉州税审审计报告

带压封堵

杭州童装尾货批发市场

消毒粉

相关阅读